本文作者:升网

陈升:《这些人,那些人》让我们在回忆过往时,品味人生

升网 12年前 ( 2007-08-07 ) 177 抢沙发

台湾乐坛的传奇经典,应接不暇的音乐能量─陈升。因为,有太多 这些人,那些人 在我们生命里踌躇留驻;因为,我们也曾在 这些人,那些人 的生命里擦肩前行。一场旁观与主观的音乐游戏,一张属于你、我、和陈升的交换专辑。首波主打:狗脸的岁月 少年陈升的轻狂与烦恼,与生死擦身而过的切身之痛。

陈升将自己年少时与至友的故事写成这首“狗脸的岁月”,娓娓道出生与死在生命中留下的足迹。澎湃的弦乐则是专程飞到上海邀请上海市立交响乐团演奏,乍听之下是一首轻快的歌,仿佛诉说着青年的雄心壮志和广阔的未来,然而看着歌词却会有一种眼泪哽在身体里的感觉;就像是晴朗的天空突然降下的大雨,美好的事物瞬间幻灭,但它却永远都会存在周围般地,紧扣在心里深处的一角,让你这一生都忘不了。

他们说你已经离开这城市

也不再属于那城市

他们说你已经离开这些人

就不再属于那些人

终于我们都寻找到自己

终于我们都寻找到自己

啦……啦……

《这些人,那些人》仍旧是一张标准的陈升唱片,歌唱世俗,歌唱俗世的愤怒,在他的眼里,这个被米共田养大的世界,既可爱又可气,他一如既往地到处旅行或者私奔,这个在城市里唱歌的人,继续扮演着痴汉与顽童的双重角色,在王豫民《桥这边》、《桥中央》、《桥那边》的钢琴里,来回奔走。

陈升的这盘《这些人,那些人》里亦是有很多他的年轻情怀的,这不仅仅是对于当兵、纵酒、本命年的怀旧,更多的是一种用现下的躯体活在20年前青春的情绪。引子里陈升就有唱到“他们说你已离开这城市,也不再属于那城市;他们说你已经离开这些人,就不再属于那些人。”

我总觉得,这字里行间的“城市”与“人”其实是对现实生活的浓缩。事实上,所有经历过的,我们都已经回不去了;而经历过许多后,现在的我们也不再是从前纯粹的我们了。我们总不停地回忆过去,那些有关青春的日子,然而回忆的时候我们的双目却早已变得浑浊,好像掺满了盐,当它渗出泪水的那一刻,连我们自己都不清楚那略带咸涩滋味的液体是否是真实流露?也许我们在还像奥斯卡一样留恋着童年,可是我们的躯干却随着日历的翻阅生长、发育、膨胀;当我们或许还憎恶着与母亲偷情的表舅,可是自己也不由自主地陷入了那无以自拔的虚伪的爱情。这就是人生么?无奈却平常自然,还涂有伤感的色彩。

在对人生无尽的伤感与无奈下,陈升这盘在不惑年岁里诞生出的专辑被深深地打上了解构主义的烙印。它不再是一首情感饱满的恨情歌;也不再是完美无缺五十米深蓝的亚得里亚海画卷;在它里面,更多的是对行走过的生命的一个个闪回,而那些悠悠闪耀在回眸中是北海道、是台湾故土、是北京、是上海、是无数蝈蝈鸣叫萤火虫飞舞的温暖而年轻的夜。

陈升用“引子”、“桥这边”、“桥中央”、“桥那边”将整盘专辑解构成四个部分,“桥这边”与“桥那边”的旋律大致是一样的,“桥那边”显得略微激昂而漫长,像是醇酒,是岁月的窖藏让它回味悠深。“桥这边”匆匆走过,有如干渴时手边的那一罐啤酒,一口喝下,只为很爽。于是在“引子”那些对青春岁月与旅人生涯的抒怀过后,“桥这边”的陈升开始与老酒鬼布考斯基为伍,嘲笑现实,讥讽生命,甚至与孩子一起用娇嗔诙谐的曲调充满怀疑地唱起“莫非他们也偷偷的喂我吃了米共田。”

“米共田”,谁都知道指的是什么。可是不明白为什么从一个40岁的老男人口中念出却失去了我第一次听到这个词时的搞笑,反倒有了一点淡淡的苦涩滋味。《本命年》后,人生走过了“桥中央”,后来的生活失去了激越却开始回忆青春,学会了在翻阅过往日记时一页页地品味人生。也许有天,当开始我们沉醉于日记本,我们便开始了最初的苍老……

听了整整一个礼拜的《这些人,那些人》,最初听的时候总觉得音乐里存在着很多日本歌曲的元素,比如恰克&飞鸟;后来听,听得却越是心疼。也许陈升是真的老了,也许我也是真的老了,为什么竟没听出那许多风花雪月?

作者:橘子的娱乐小窝   来源:百家号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发表评论

快捷回复: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177人围观)参与讨论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