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升网

30年音乐顽童 陈升还想玩

升网 2个月前 ( 08-25 ) 177 抢沙发

kdlkh190710ot08a.jpg

陈升说以前爱喝酒是因挺得住,代谢好,“晚上喝到三更半夜,白天还是照样一条活龙,现在不行,现在代谢很慢,又不舒服,干嘛要让自己吃这种苦头?”

台湾“音乐顽童”陈升10月29日将满61岁,问他进入6字头后要做的人生清单,他笑称:“唱片再做个10张、书再写个10本好了,电影记录片、台湾的一些故事拍个5部8部,大概也就可以结束了!”

当了30年音乐顽童的陈升,即将在8月31日国庆日,来到马来西亚举办《华人公寓30周年巡回演唱会》,这也是他出道第31年的大马首场个人演唱会。

问陈升出道31年的感受,他说:“现在已经有点淡然了,最有感想的时候应该是第20年左右的时候,第17、18年,那时候最激越,大概是跟年纪差不多有点关系吧,大概50岁上下的时候,人生的阶是最高的。我觉得人生就像纺锤型一样,现在已经是在萧条跟降低的状态,不可谓言,因为没有人过50之后,情绪跟体力还处在巅峰状态,这是无可能的代志(事情)!所以现在都比较处在一种浅尝跟品味的状态,很激动的年纪已经过了。”

语毕,他还补充了一句“还蛮庆幸的。”

为什么会觉得庆幸呢?他收起了平日老顽童的脾性,认真说:“因为那种睾酮素非常强烈的年纪其实不是很舒服,有点像疯狗吠的样子,就那个年纪不是很舒服,挺欣慰现在这个年纪比较能冷静的想事情,因为眼睛花了,动作也迟缓了,但是脑子没有混沌,反而更能仔细的、不急的,有更多的条件跟状态可以去分辨差异性。以前没有,以前就是身体像一直被领着走的样子,身体里面的雄激素太强烈了,现在好多了。”

kdlkh190710ot02a.jpg
陈升很爱吃大马的鱼丸,问他现在还是那么爱鱼丸吗?他笑说:“鱼丸已经考察完毕了,现在应该考察一点别的,比如咖哩的口味,说完还饶有兴味的说大马的辣和台湾、中国的辣味不同。

“大家都喜欢, 我就一直做下去。”

陈升一向给人吊儿郎当印象,但对唱歌这事却坚持了很久,出道31年,依然年年在台北办跨年演唱,今年已连续第25年开唱,问他如何保持动力?他说:“我没有保持动力啊,我就是很喜欢,很开心,那就是个Party嘛,国庆日或旧历年都未必能召集那么多朋友聚在一起,那一天大家都很高兴的聚在一起,演出完后主办方问那明年你们还要来吗?当然要啊,这又怎么需要动力和活力的?又不是苦差事,又不是去挑粪,有什么难的?反正大家都喜欢,我就一直做下去。”

陈升在华语乐坛算是非常高产的歌手之一,在唱片市场萎缩的今天,他还可以2年4张专辑,问他发片是已经变成一种习惯,还是有很多想说的话?他答道:“一直都有想说的话,但是如果有条件,比如说经费、时间都允许的话,就出手了,不用保留跟客气的。既然可以做,就一直做,如果有人要出(专辑),就出(专辑),有人要想看、想听就演就唱,没有什么好保留的,我没有去想什么差异性,比如有人说这个做得好不好,这个讲什么都听不懂,那个不是我的事咧,对我来说就赶快做了推出去。”

看淡生死 不忌讳身后事

他还说自己常跟老婆说不要再买东西了,到了现在这个年纪,应该“清存货”了。“家里的东西用不到的赶快搬走,说不定哪天就挂掉了,谁帮你清这东西呢?办公室也一样,有些东西都不要了就赶快撕掉、回收,去到最后,会不会刚好那天死掉的时候,就孑然一身,连钱都花光光,嘿嘿嘿。挺好的(拍手掌笑说),100分,这不是挺好的吗?”

他再说,“人家都说当你死掉的时候,存款一大堆,那是一种羞耻,而且存款还会遗害子孙,就更耻辱,对吧?你死掉的时候刚好就是你出生的时候,你还有一身衣服穿耶,是吧?你出生的时候什么都没有,死掉的时候应该也什么都没有,就还给大自然。”

那他可曾跟儿子提过要怎么规划自己的身后事吗?“这些都是很健康,现在人常常在聊的事情啊,譬如说这10年间都在送长辈、父母亲、叔叔阿姨等,一个个走掉了,今年就送了2个姑姑走,还有我夫人的姐姐,一个一个送走,一天到晚跑殡仪馆就好像变习惯了,就淡然了,你知道吗?自己也是要看淡这些事情,所以要把这些事情都处理好,交代完,现代人都是这样去做事的,以前很忌讳谈这些事情,现在不是了,这就是生活的延伸而已嘛。
kdlkh190710ot04a.jpg
尽管已过花甲之年,陈升依然是个不折不扣的大顽童。

爱上骑脚踏车

陈升10月29日将满61岁,问他进入6字头后有什么人生清单一定要做的?他说还有一些作品还没有结束,“唱片以量来说,再做个10张好了、书再写个10本好了,电影记录片、台湾的一些故事拍个5部8部,大概也就可以结束了!”

那年过花甲的他还有什么想追求的?他不改幽默地说,“这个太多了吧!这个一讲就没完没了,你刚刚一讲我就突然想到世界8大奇景,长城我去过了,吴哥窟去了,还有很多很多啊,金字塔、泰姬陵什么的,都还没去过咧!(他以有点夸张又高八度的语调喊)不得了,光这些就不够时间了,更何况刚刚说的作品,(拖长尾声说)好多事没做呢。”之后再补上说还有马来西亚东海岸脚踏车的行程,他笑着说:“这是今天想到的一个很重要的事情。”

陈升近几年喜欢上骑脚踏车,而且不仅在台湾骑,也到国外骑,像新疆、日本等等,2年前还受邀到槟城参与慈善国际越野脚车赛,说到槟城环岛骑车的经验,他眯起了眼笑呵呵说:“现在有点心动到东海岸的兴楼(柔佛和彭亨交界)一带骑脚踏车,很想去那边比较古老的华人的村子走走看看。”

来马必定要“散步”

说起曾为华教跑遍全马大城小镇时,他自夸:“我去过的小地方可能比你们多,比你们还熟悉大马。”他还说每次来马必做的事情是“散步”,随性惯了的他更强调:“而且一定要穿着拖鞋!”他表示很喜欢在偏远的小镇和乡村里散步,除了自爆常常散步散到打赤膊,他更兴奋透露:“我越散越开心,然后一直走走走,最后竟然走到高速公路,好几次都走到不知道怎么回去,最后打电话求救,特有趣!”

陈升常游泳和骑脚踏车来锻炼身体,当问到会不会随着年龄增长注重养生时,他竟问说:“你是健康杂志吗?”接着大笑说:“不然怎么问我随着年龄增长种种的?”他表示运动本来就是他们乐团一伙人很爱的,“我们乐团里很多人骑脚踏车、潜水、清海活动,因为台湾本来就是一个很爱玩的岛屿嘛,我们就是一天到晚处在玩乐状态,所以到了什么年纪才会注重养生这件事,我觉得没有什么用,我们的团队里面大概有20个人,里面有10个很爱运动,10个你怎么劝死也没有用,劝人家运动其实是扫自己的兴而已,我没有特别的一个标定我到什么年纪要去做什么事情,那个对我来说都太仪式性的,我没什么兴趣。只有喜欢我才会去做,不喜欢我也不想做。”

采访后记


10多年前第1次访问陈升,忘了访问内容,只记得访问中途,一向随性的他,突然走到窗边往窗外的双峰塔看,也在同一个场地做访问的任贤齐访问结束后,也走到窗边跟他一起“看”,两人边看边聊,直到任贤齐发现坐在沙发上等着陈升的我,立马跟他说:“升哥,记者在等你做访问,赶快回去。”

时隔多年再访问他,一进到访问室,在我面前的陈升是赤脚、侧躺在沙发上(见附图)跟助理、工作人员在聊“拖鞋”、聊要买拖鞋。我静静坐在他对面听他们聊拖鞋的牌子、听陈升说2年前在槟城买了很多双,很喜欢,然后现在只剩一双了。面对嚷着要买回这个牌子拖鞋的陈升,女助理安抚说:“等下就去买拖鞋了”,然后我们家摄影问说:“可以拍你现在(趴躺着)的照片吗?”一直到大马宣传人员开口说“我们可以开始做访问了”,然后陈升盘腿坐直后,我才开始了我的陈升二访。

大顽童脾性的陈升,没架子,态度随兴,很风趣幽默,但又常常因为很“跳tone”让访问他的人有点“头痛”。曾有记者在跟他做访问后这么写道:陈升大概是拿几年研究或用显微镜都不易捉摸、猜测到的人。呵呵呵,真是再同意不过了!

报道/陈奕蒂 摄影/李国豪 来源/光华网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发表评论

快捷回复: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177人围观)参与讨论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