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五十米深蓝》

升网 by:升网 分类:解读 时间:2001/12/26 阅读:145 评论:0

陈升,这个从来就没有青春期却始终也没有顺利进入更年期得中年乐手,台湾乡土民谣的一只另类爬虫,开始站在小人物的普通心态上抨击现实。《五十米深蓝》,依然是制作上的严谨和音乐上的随情纵性,也有掩不住的力不从心。陈升毕竟是老了。个人觉得《五十米深蓝》在音乐上最动听的应该是以拟人手法娓娓道来的《绿树和知了》。惯用的和声和吉他配合着海浪的小样,云淡风轻地说着“也许没有明天,所以更要珍惜自己”。

从思想深度来说,我们喜见陈升越来越坚定地成为了一个日趋理性的音乐战士。摆脱了《发条兔子》式的寓言,陈升借用库布里克的思维写出了《漫游2002》,老怀难慰地接近愤怒和无奈地反讽着人人漠视的社会问题。从以往的《晚安母亲》中,我们能感觉到陈升在民族历史中的沉痛。而在直面现实的《漫游2002》中,他已经不在是充满希望的安静的孩子了。在经历了大地震、泥石流等天灾******后,台湾的现实比世纪末的绝望更覆灭性的压在每一个有良知者的心头。这不是台湾式的绝望,这是中国式的绝望。这也许是因为每一个中国人期望安静的抱着母亲睡去的念头已经被屡次并且彻底地摧毁了。正是这种绝望使得陈升不得不亲手撕碎了欺骗自己的布尔乔亚式的温情。真相往往带着腐臭和溃烂。陈升终于唱道“嘿~史丹利,你别再骗我猴子和人真的会有关系,漫游过了20世纪人们还要彼此伤害自己”。

因为绝望,所以要逃避,要躲在五十米的深蓝里;因为绝望,所以冷漠,像一条苍白的罐头鱼;因为绝望,所以要放纵自己,把自己放在眼中放大成无限帅,或者梦到穿件有性别的T恤热舞不愿醒来。经历了世纪末的绝望,在所有的自我标榜的乐手战士都堕马老去的时代,他们或者在爵士乐中泥足沉陷,或者致力于四处巡演风骚的卖弄一下不再年轻的青春,或者为包装女歌手写些风花雪月小资情调的情歌自娱,饶有深意的陈升却独立支撑着自由的音乐,在孤独的自我放逐中试图用歌声让听者内窥自己。他很少愤怒,却经常忧伤,这种忧伤是中国人骨子里的内伤。我们已经过了容易愤怒的年龄,却很需要陈升式的温和,因为他说,“我怕一个人在异乡孤独醒来,我会带着你回来。”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非特殊说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地址:http://www.bobbychen.cn/blog/?id=337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 昵称(必填)
  • 邮箱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