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升网

你为何总是叫人心醉

升网 13年前 ( 2007-01-26 ) 198 抢沙发

陈升总是特别的,却不是小众的。
  
  陈升又出唱片了,《这些人,那些人》。

  陈升这样的老男人,在我们身边的流行歌手中几近绝种。他从一开始就在唱自己的歌,几乎没有什么妥协;他一直用自己的方式唱歌,居然成为滚石的招牌……

  不少人对陈升的走红感到不解,一个白白胖胖的中年男人,唱歌用专业的角度来听一点也不好,而且他还喜欢给自己写下许多带高音的旋律,然后唱到破嗓。怎么都不像是在流水工业线上的成品,可是为什么又有很多人会唱着《把悲伤留给自己》到哭呢?

  所以有些事有些人有的东西,根本就没有那么多为什么。他的本身和他的作品融为一体时,魅力难以抗拒。不要怀疑某些人的口味,因为陈升这样的老男人,在我们身边的流行歌手中几近绝种。

  听陈升唱悲伤的情歌,倒不如听他讲很多漫长的故事。《这些人,那些人》真的成为了一本配乐散文集。他自己也写过散文集,但是都觉得不够过瘾。近几年他一直把散文写成歌,唱给我们也唱给自己听。

  歌曲当然是私密的,不管是这些人还是那些人,都是陈升眼中的世界。不过艺术品给人的震撼往往是没来由的共鸣。就像《告诉妈妈》女声和音一出现的时候,那种来自心底的触动相信每一个游子都应该感受得到。“石库门外弦乐飘呀,收音机里的老歌谣。无情街道梧桐树呀,落日黄昏摆渡桥”的古典和直白的“告诉妈妈我想她”对比出时空交错的遗憾和无奈。《布考斯基协奏曲》居然找不出任何金句,整首歌就是一个故事,可是一听就知道它必然是陈升的作品。《本命年》呢?一个十二年的故事,调侃着自己。《狗脸的岁月》和《青鸟日记》都是真实的故事。他在歌唱着青春永驻的记忆。

  如果让男人感动的是故事,那么让女人心醉的部分则留给情歌。《变》是一贯的陈升式旋律,略带几分沧桑的抒情,高音走在危险的边缘却表达出直率。

  陈升一直都在路上,不断地旅行不断地寻找灵感。每个爱行走爱思考的人都一样,在陈升的歌曲能够迅速找到自己的影子。这张充满记忆的专辑再一次让所有从中得到共鸣的人心醉。如果要做一个让人爱的老男人,陈升是个好榜样。(小曼)

你把自己灌醉了

  《这些人,那些人》是由上海元素构成主题的专辑,陈升并非很喜欢上海这样的摩登城市,尤其是当它现在变得越来越摩登时,就更与他所喜欢的城市必须具有历史根源的要求相去甚远了。因此,在这张专辑中,他绝然没有了《One Night In Beijing》里那种寻古探幽、诗意勃发的雅劲,更多的同样是以一个迷失人的心态,写着这座十里洋场现实的万千变化,因此其文字的触摸也自然而然的变得琐碎起来,人也就陷在某种回忆里无法自拨。

  这张专辑自始至终都没有出现象征着海岛、海风的口琴,而出现了《去年在北海道》和《在上海走开》里散发着淡淡醉意的萨克斯。但是,整张唱片的感觉却并没有因为这点小小的陶冶而变得接近大上海的都会主流。而《在上海走开》则又是陈升一曲移景生情的佳作,萨克斯和弦乐交错的背景中,响彻心扉经久不绝的却依然是他的浪漫浓情。

  陈升醉了,而且醉得很厉害。《布考斯基协奏曲》从曲名上就充满着醉意,不过还好,这首《发条兔子》的继承版,却还像是一首雅痞谱写的成人版童话。而《本命年》则就是这张专辑里醉得最厉害的作品,在古朴得有些让人发笑的节拍中,陈升再一次扮演了潦倒诗人的角色,在醉意中叙述着城市与个人转换中的差异,而结局却还是那闪躲不了的乡愁。至于《青鸟日记》,陈升在此曲里充分地展示出他单纯用情绪去谱写旋律的天分,于是那里面有了儿时的民歌,他双眼里的诗情与愤怒,有了欲说还休,有了联想与悸动,有了幻想与阵痛。

  如果你认为一个正常的人不该如此唱歌,那么你就当他喝醉好了。(方方)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发表评论

快捷回复: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198人围观)参与讨论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