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升网

丽江,与小资无关

升网 12年前 ( 2007-08-26 ) 318 抢沙发

陈升在“丽江”这个最具诱惑力的陷阱中,成功地弃绝了迸发的表层情绪和轻浮的小情小调,背离调情奔向了境界。

  与小资产阶级情调无关

  19年来,高产的陈升凭借他的沧桑、纯真和卓绝的感受力,将自己一丝一毫的心理波澜都化为创作成果,通过十多张专辑带给听众。

  作为一个爱说话的人,他达到了这种人能期盼的最佳效果:他的听众未必时时与之感同身受,但却坚持要听听他在每张新专辑里说了些什么。

  那么这张《丽江的春天》又说了些什么呢?从专辑全名《流浪日记首部曲:丽江的春天》来看,人们会通过其中几个关键词产生直观印象,联想到大众媒体里与“流浪”、“日记”、“丽江”等词语相关的———关于小资产阶级情调的一切。这张专辑会成为一个自怜自恋的小资的玩伴或镜子吗?音乐内容打破了预置猜测———即使用最不具感情倾向的理解,小资产阶级情调也与陈升毫无瓜葛。

  在这张专辑中,陈升不再是一个被听者围拢的讲话人,这并非因为他没有张嘴唱歌,而是因为他令自己的声音隐没在众人之中。从专辑的开头直到末尾,人声部分相对于器乐都处在次要层面上,即便是这已经被次要化的人声,也是以众人齐唱的、山歌般的形式出现,陈升本人的声音更显得不扎耳。

  这种不扎耳同时体现在歌词上,《丽江的春天》中没有一句大家早已习惯的骂人话、损话等等不够和谐的内容,譬如“我也想要写些猪脑们喜欢的芭乐歌”,有的只是“夜里喝杯普洱茶,笑着说要去走婚”这样的恬淡情绪,顶多顶多,加上些偶尔的忧伤和自嘲。

  尝试制造整体概念

  你完全可以说陈升变了,毕竟这句话里并不含有粗暴的价值判断。为什么变了?我猜想,一个旅途中的人,心里是没有那么多愤怒的,因为他未及深想就已经被眼前新鲜的一切吸引住了。为了表达这份儿新鲜带来的感动,所有的人声唱词自动成为音乐的一部分,它们作为文字的思想性被前所未有地忽视,但却鲜活、美妙地丰富了音乐本身的装饰性。

  乐器表现方面,陈升也做出了出人意料的改变。插上了电的吉他利用效果器铺展着它的绵延之声,使整张专辑如江水般波浪滚滚,又无惊涛险石。在两首惹人注目的、长于6分钟的曲目《E=MC2》和《航班116》中,陈升显然意欲制造类似于英伦吉他打底的后摇滚式长篇段落,及至《叭嗡嗡》中犹抱琵琶的电子音效和《那些跟青春记忆有关的美》中的低音吉他旋律线,陈升似乎成了一位拥有沙哑嗓音的BarkPsychosis爱好者。尾曲合唱版《丽江的春天》最后出现的“我爱贾苏切”和声又与开篇遥相呼应,更印证了他制造整体概念作品的尝试。

  意外地成为了低调帮一员的作者令《丽江的春天》像是中国新音乐经典之作《山河水》的“台客版”,它们之间的区别就在于受南中国海气候影响的陈升没有《山河水》作者的中国士大夫情结。粗俗直率、想说就说的台客令情绪表达大开大阖,拒绝了可能的暧昧。陈升藏起了爱逞口舌之快的大叔形象,他在“丽江”这个最具诱惑力的陷阱中,成功地弃绝了迸发的表层情绪和轻浮的小情小调,背离调情奔向了境界。

  但也可以想象,在将来“流浪日记”的二三四部曲中,台客出身会令这个动机的发展结果模糊不清。《丽江的春天》是四两拨千斤的、在平衡状态下的不温不火,劲儿松了就会回到原来的轨道,再用力些则会令情绪下潜,达到类似上张专辑中《青鸟日记》的厚重。总之,《丽江的春天》富有创造力的革新令人眼亮,至于未来,不安分的陈升到时自会回答。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发表评论

快捷回复: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318人围观)参与讨论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