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升网

陈升创作比时间跑得快 把流浪写成音符出专辑

升网 12年前 ( 2007-08-03 ) 207 抢沙发

首张流浪专辑问世

有人说,买陈升的唱片是一种信任。

七月流火时分,这个一直以来在音乐上让人信任的男人,推出了一张他区别于以往“陈式情歌”或“宝岛歌曲”系列的作品 ——《丽江的春天》。陈升说:“现在年纪大了,希望自己在还有很充沛的创作力和体力的时候,把自己的牢骚写完,把想去的地方去完。”

故乡是挥不去的影子,异乡更是逃不掉的一种诱惑,很多音乐人都喜欢把自己的异乡情结写在作品中,那么陈升在唱过北京、上海之后,这次歌唱的丽江又是什么样的?

流浪也有音符

陈升爱唱城市。

1992年,《北京一夜》收录在他的第五张个人专辑《别让我哭》中,虽然是陈年往事,但一直到现在还是KTV大热门。

2006年,陈升写出了另一首《北京一夜》,叫《告诉妈妈》。依然是男女合唱的格式,李昀喜的女声虽然不再似刘佳慧的京剧唱腔那样高回低转,但仍带着些许戏曲腔。而歌词上,“百花深处”变成“静安寺外”,“地安门里”变成“石库门外”,“城门外”变成“苏州河岸”——上海代替了北京,成为陈升另外的夜,另外的情。《这些人,那些人》中,他几次三番提到上海,而对于陈升的个人创作来说,遇见上海只是无数旅途的一个偶然,这张专辑真正呼应的是他于1991年推出的个人第四张专辑《私奔》。

2007年,轮到了丽江。丽江城中有水,山中有城,历史文化之城,遗存众多,还有玉龙雪山、虎跳峡……丽江的一切,对一个外来人而言,莫不是一种吸引。而又有几个人,能像陈升这般在丽江用音乐写出他的也是我们的流浪日记?

这个浪漫可爱的老男人,永远让我们有惊喜。《丽江的春天》是陈升在丽江的流浪日记之一,用音乐记录了陈升在丽江流浪时的情感。他和朋友按照“普洱茶地图”按图索骥,一路来到了云南的丽江,正好是春天。丽江的朋友围在四方街暖语寒暄,陈升拿着相机到处取景留念,为自己的音符找些画面搭配。不知不觉,也许是自然向往的氛围,陈升在那里写歌,越写越快,灵感特别强烈。他说,“虽然是异乡,却相当亲切。”

他是一个这么爱流浪的人,却在新作中听到了“恋家”的特质。他说,“因为年纪大了,就老是担心自己在创作力、体力等方面会不会出问题,所以我也跟身边的朋友和家人说过,我要在还有很充沛的创作力和体力的时候,把自己的牢骚写完,把想去的地方去完。但现在不能离家太久,一般出去也不会超过12天,因为情绪受不了,越来越恋家,越来越恋床,有时候实在不行了,就把家人带上,一起去。”

创作比时间跑得快

陈升说自己是流浪人,走到哪里,写到哪里,他的创作跑得比时间还快。

以一个歌手的角度而言,陈升简直就像超人,用超越凡人的能量在创造生活,并随时带给歌迷最新的享受。他可怕的创作力只有越来越惊人,像个随时电力十足的音乐制造机一样,陈升永远不停地在创作。他走到哪儿就写到哪儿,而且越写越快。 然而即使不断推陈出新,陈升的作品始终拥有相当鲜明的个人风格,他无厘头的个性、多愁善感的情怀、任意自然的精神、变幻莫测的曲调永远让人猜不透。

陈升说丽江

我今年春天就去过一次了,因为我喜欢喝茶,那次是和几个朋友专门去那里找茶的。这次的歌写的主要是花花草草、大山大水的氛围,还是跟旅行有关系吧,其他的就不好说了。我上张专辑里面有首歌,叫《青岛日记》,里面就留了个伏笔,其实那首歌里写到的一些朋友,例如“海浪”和“飞鸟”,他们都是真实存在的。那年在青岛的时候,我们就约好了要一起去云南找茶叶,所以今年春天我们就一起去了。记得刚到丽江的时候是半夜,也没什么特别感觉,只知道这是个古城,不觉得有什么特别的兴奋,但第二天一早起床,推开门就看到玉龙雪山,就突然吓呆了,这么一座真实的五千多米的高山,就屹立在你门前,很震撼。

摇头晃脑主打歌曲——《我爱贾苏切》

“贾苏切”是一种语末的助词,有“归依”的意思。听说,只要听着音乐,跟着摇头晃脑念十次“贾苏切”,嘴角就会不自觉地微微上扬,有些人不用五次,就会哈哈大笑。

流浪日记主打歌曲——《丽江的春天》

玉龙雪山的春天是什么样的温度?听听陈升与大地景物的对话,进入这首歌的灵魂,你会发觉自己身在朗朗月下,火光熊熊,手挽着手与最挚爱的朋友们高歌起舞。对于记忆的某个地方,总和某些人有着紧密交缠的情绪。于是在那氛围里,自然而然会响起某些属于心里的声音。于是这首歌响起,在玉龙雪山的春天,在小河尽头四方街,在心里面。

可爱式咆哮主打歌曲——《阿草》

每天被都市生活搞得思考便秘的可怜虫们,是否歇斯底里到每天起床照镜子都差点认不出那是谁呢?想逃无处逃,想叫又不知道该怎么叫吗?每天三餐饭后,放这首《阿草》听,包你压力、烦恼全忘了。

谁比陈升精彩?

哪个歌手的生活比陈升更精彩?这个率性而为的老顽童虽然一直在泡妞、玩潜水、参加铁人三项赛,但仍然没忘了跟台湾的80后小摇青一起出合辑,跟新宝岛康乐队一起玩台语歌。

随着年龄的增长,他的创作欲望似乎愈发强烈,当大多数升迷还在翻来覆去地听上一张《狗脸的岁月》的时候,他又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推出了这张《丽江的春天》。旅行、异地,一直是陈升歌曲的主题之一。正如他自己所说:“我喜欢私奔和我自己。”从以前的《一个人去旅行》、《北京一夜》到上一张里面的《告诉妈妈》、《在上海走开》、《去年在北海道》。这回陈升来到了丽江。“今天跟我回家/我最亲爱的朋友/夜里喝杯普洱茶/笑着说要去走婚”,歌词直白,曲调简单,电吉他加了浓烈delay,和音大得盖过了升哥自己的声音,但反而更让人投入其中。

陈升是一个如此聪明的老顽童,他如此迅速地甩掉了上张唱片中的忧愁和思乡,跟“贾苏切”们打成了一片。来过丽江的音乐人太多,甚至有人开玩笑说丽江如后海,到处是熟人。可又有哪个音乐人能如陈升一样,写出如此逍遥洒脱的丽江之歌?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发表评论

快捷回复: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207人围观)参与讨论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