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升网

陈升,听歌的人呐动了情

升网 9年前 ( 2010-07-26 ) 275 抢沙发

二十年以前,台北是什么样子?不知道,一座城市的生命到底是它承载的流动的人还是不变的土地。总之,谁也没料到当年的蓝老大"你等会"现在自立门户贩绿豆。

  二十年以后,我们变成什么样子?不确定,但一定多多少少会路过老陈曾走过的心路,再想起今天,也会说"life was so much easier twenty years ago",可是人们后20年的思考无法改变自己前20年所走过的路。

  拿起来放下,问左小借用了皮条客,钱歌。贝司加打击,很爽,足矣。跨年时老陈曾说过他很惊讶左小能在一个有约束的环境下写出的歌却听不出束缚。是的,"这个世界会变成这样,没有人是无辜的",明白了这点后,你还能去抱怨什么,我们都有罪。很多摇滚喜欢赤裸裸充斥着满满的愤怒,人们随着他们呐喊出来的时候,那种释放像是被生活强奸了以后,然后回生活一巴掌,第二晚,生活继续强奸你。听老陈的歌,迎面就是被他拍了一巴掌,然后他告诉你,以后要和生活做爱愉快。

  给小朋友编造一个美丽故事,人们说,这就是童话世界。成人为自己制造一个个谎言,流浪的醉汉喃喃,这个荒唐虚伪的世界。

  于是打算以后有了小孩子,给她天天听这个老家伙用这个调调讲的故事哄她睡觉,她将来一定会很牛逼。

  老鼠万岁,不单纯是痛骂阿扁,更隐射出的是一个深刻的生命哲理,三重的老鼠帝堡的老鼠华西的老鼠跑到一起聚餐,其实并不会因为自己住豪宅区就有优越感。但是作为人类,就会因为一个总统府的标签而高人一等,动物界原始的平等在城市的文明进化中反而丢失了。

  巴西万岁,桑巴音乐的热情召唤下,上一曲的老鼠们再次登场,嘉宾有狗有猫。这个夜晚猫不捉耗子,一起加入巴西队。脱下白天的面具,尽情狂欢在夜色中的台北,没有规则。

  食蚁兽,讲的是一个非常有趣的现象,当台湾的政党轮替了好几拨,却发现电视机里那些叽叽喳喳的名嘴怎么还是那几张。这首歌前半部分的讽刺并不新鲜,亮点是后半段里用一个食蚁兽的轮回梦极尽对名嘴的戏谑,为了加强画面感,请自动想象老陈蹲在录音室的角落画圈圈。。。

  哥哥是英雄,段家二毛三毛一定会比我们谁都感慨。斗不过盗版,斗不过数位,滚石除了回忆还剩下什么,摇滚英雄却说我们已经没有敌人。光复南路的木棉花重重落在水泥地上,没有土壤拥抱,摇滚梦坠落的声音铿锵地悲壮。

  妹妹,子夜二时,你做什么?我会想起你,但是天亮便剧终。想必周格泰在构思这支MV时有故意作弄陈升的念头,作为平时吵架的报复。

  六张犁人,整首曲子贯穿了轨道列车行驶的声音,悠扬哀伤的口琴声后,便明白将会有一个无奈的故事,唱到"我异乡人的身份啊已逐渐清晰"时,谜底早早揭开。那部散文集虽然没有看过,但这句话里直白的心情很容易理解。我们并不是想总提那一件事,正视它并不意味着解决所有问题,但是让历史在那里断层一定会让问题变糟糕。一年三百多个日子,其实原本并不需要天天去呐喊,只是希望在这三百多天里能有一天,人们不用偷偷抹眼泪,另一些人们不用问,他们为什么偷偷抹眼泪。

  旧爱七条通,这首歌的编曲风格不难猜到故事发生在台北旧时欢场。虽然唱着眼泪就算了吧欢场里怎会有真爱,可是能唱出这样的句子,怎不是已经动了真情。

  读书的人,差不多讲的是台湾七零后的生活,十大建设带来经济的迅速发展,这代人从小就像我们大陆8090后那样被父母带去学各种音乐美术课程以弥补他们父辈年少时的遗憾,念小学时接受严格的教育,老师的话是圣旨,起立敬礼练得跟条件反射一样,但凡看到蒋公的雕像必须毕恭毕敬鞠躬方能离开。夜晚到来的时候,这代人发现自己从小按部就班打拼了这么多年后,规划好的只是自己的物质生活,精神世界却是那么空虚,坐在电脑前用陌生的自己和陌生的别人聊天,坐在夜市冷眼旁观别人的故事,坐在电视机前评论别人的喜怒哀乐,奇怪了,自己的爱情呢?自己的生活呢?曾经不甘的平凡平淡,曾经想要的轰轰烈烈,等来的只是寂寞!寂寞!寂寞!

  老实说一听这歌,一看歌词,立马想起了电视剧版"手机"里的牛彩云,一个胸怀明星梦的搞笑妹。老陈借着这首歌把我们拉到街上,指着那个疯癫的翠衣粉裤"牛彩云",告诉我们说,她的梦想是当女主角,我们摇头,不屑,心中说道,不可能。老陈又指着街上行色匆匆的男女,说她的梦想是当畅销小说家,他的理想是做区议员,我们的心理活动会是什么样?再然后,问自己,年轻人还记得自己少年时的愿望吗?中年人完成了自己年轻时的计划吗?真TMD伤感啊,原来自己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也是一个牛彩云!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发表评论

快捷回复: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275人围观)参与讨论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