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升网

多情的人不必问

升网 9年前 ( 2010-11-24 ) 219 抢沙发

1988年,陈升在滚石唱片推出了第一张专辑《拥挤的乐园》,以一个刚进入大都会的外乡人的身份写出了对台北的观察和感应。在这张专辑的同名歌曲《拥挤的乐园》,你可以很容易找到如拥挤、不安、沸腾的都市、盲目的爱情此类关键词读解当年陈升对于城市及城市里人际关系的反省究竟是什么。时隔22年,陈升最新推出的第17张专辑《P.S.是的,我在台北》,开宗明义地谈台北,仿佛是欠了这座城市一笔厚厚的债,一次付清,"这个城市的好与坏,都有我的功劳与义务",陈升在接受采访时如是说。


"P.S.是的,我在台北"其实是陈升去年跨年演唱会的主题,同时也沿用到新专辑上面。无论是舞台,抑或歌词,台北命题的呈现,在陈升的美学要求里都是意象而非具象的。所以我们看到在演唱会上,不会出现101大楼、国父纪念馆,取而代之是有历史感的西门町红楼剧场或者牯岭街小巷里穿绿衬衫制服的女中学生、殡仪馆的业务员、喜欢唱台湾老歌的台南佬这些在一般人眼里毫不起眼的符号和角色。而在新专辑里,则听到陈升以老鼠作喻暗骂陈水扁的《老鼠万岁》;用热情的《巴西万岁》,去衬托失去规则的充斥着各色人等的台北东区夜色;用《食蚁兽》戏谑了那群叽叽喳喳的政坛名嘴;甚至借用了左小诅咒《钱歌》里的歌词"借錢給朋友就失去朋友失去錢 不借錢給朋友就失去朋友失去錢"去挪输城市里人与人的紧张关系;用光复南路的木棉花去致敬滚石唱片两位老板英雄。人永远是陈升笔下最重要的灵感,一人一故事,所以如果给陈升时间,我们毫不怀疑,他能为台北每一个人写一首骨肉丰满的歌。

这张唱片也可能是陈升所有出版专辑里信息量最大而且最不工整的一张。它在录音工艺上完全不照唱片工业的规则出牌,不做后期、即使有破音也招收不误、歌曲的制作,从创作到编曲最后进录音室,被陈升支解成可随意拿捏顺序和轻重的胶泥。然后用16首歌的份量,和台北市区捷运、闹市的音景,集成出一幅台北众生相。你可以把他视作一本随性的乡土散文,在这个娱乐至上的年代,这16首歌显得那么格格不入散发着老土和异乡的气息;但你更应该把他当作是一首以幽默传递抗争的政治诗,他不对政客客气,他冷眼城市里无规则的价值观,他为不能回家的游子鸣冤,陈升在做一个Rocker所能做的所有事,他活得如此明白清醒,才比照出听歌的我们越活越无奈。

这张被陈升取笑为舔伤和翻查病历的《P.S.是的,我在台北》,带着对台北的爱恨,整整两张CD的容量。不论是陈升,还是陈扬,政客们不会明白,即便赞美还是唠叨,都只因为他们对这座城市太多情。我们同样。

作者:苏念真   来源:每个人都想要去流浪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发表评论

快捷回复: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219人围观)参与讨论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