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升网

反正他就是这个样子

升网 10年前 ( 2010-07-26 ) 813 抢沙发

■名称:《ps是的我在台北》

  ■演唱者:陈升

  ■滚石唱片2010年6月发行

  ■推荐指数:★★★★☆☆

  ■读家:于一爽

  ■一句话点评:陈升的新专辑真实、结实、粗糙,似乎“清汤挂面”,但一定比你想象的熟辣的多,反正他就是这个样子。

  如果一个人原来能被“把我的悲伤留给自己”感动的话,那只能说陈升新专辑《ps是的我在台北》不好听。但是我想比不好听要好的是真实、结实、粗糙。这三样他原来都没有,他早年也类似台湾的小清新。男版的。假装不清新的那种,其实都是煽情。用情绪绑架一切。

  煽情这个东西,无论你觉得它原来多美好,总有一天会突然意识到它不重要,重要的是感受和体验,安静一点儿然后才能变得有力量。

  比如说陈升这回就只唱台北了,他更多的像是那个拉手风琴的中年人,荒腔走板地唱着。用他的嗓子演绎着台北这个城市20来年的变化,有姑姑有董事长也有猫猫狗狗。留给大家一个独特视角的台北印象。陈升好几年前就已经慢慢放弃了对歌曲旋律的执着。他把创作重点放在其故事性上,从而使歌曲更具叙事功能。

  于是歌词部分恐怕只有台北人才真想听并且非常直接。就像何勇那些“单车踏着落叶看着夕阳不见。银锭桥。西山。油条。饼干……”恐怕也只有在二环路里住过的人才觉得不错。

  比如《老鼠万岁》毫不隐晦、直接犀利的嘲讽了阿扁。人到这个年纪也许看事情不会那么激进,说到黑暗的政府官僚也能轻松调侃,说得饶有趣味;《六张犁人》里唱到“台北不是我的家,我的家究竟在哪里”?即使“这个城市很温柔”,“我还是会在坚硬的季节偷偷流眼泪,在台北,我是异乡人”;《拿起来放下》套用了左小祖咒的《皮条客》和《钱歌》,讽刺了这个缺乏原则的时代;《二十年以前》翻唱并改编了美国乡村老歌手Kenny Rogers的《Twenty Years Ago》,惆怅着时过境迁物是人非。

  现在大多数专辑都挺怂的,当然对于这个我想我谈不上高兴也谈不上厌烦,因为我可以不听,只是偶然很纳闷儿而已——这都什么音乐呀……当然,陈升的这个新专辑我想还行吧,至少不怂。并且就像他自己说的:我想知道一个50岁的人他对青涩的情感是不是还保留有一种期望和天真,我试图要写出“清汤挂面型的”歌来。当然,这个也不好说,到底是中年男人真的没得怕了还是演技更加准确,因为多数时候对于他们的怀旧,我都觉得有点儿假正经。因为你们已经变得越来越不认真还故作深沉。当然,我对他嗓子里的万宝路味儿也不能说完全无动于衷,我觉得这些都是生活给他的。而生活叫人感动。

  并且现在的人和人多数时候就是这样,大家有空就联系,没空就不联系,因为,都忙。这个就跟陈升的音乐差不多,有时间就听听、没时间就各忙各的,他不怂不媚俗但是也绝对比你想象的要熟辣的多。

作者:不详   来源:北青网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阅读
分享

发表评论

快捷回复: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813人围观)参与讨论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