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升网

陳昇《P.S. 是的,我在臺北》:臺北已是你的家

升网 9年前 ( 2010-10-30 ) 186 抢沙发

陳昇《P.S. 是的,我在臺北》

自從《魚說》之後昇哥又回復了平均每年一張的高產爆發,今年的這張《P.S. 是的,我在臺北》更是雙碟裝,如果傳說中那張《吉林的秋天》能在年內出版,將是史無前例一年三連發,可見他的靈感井噴程度。然而,就算這個老男人這些年一直在玩,在大陸四處采風和自己原來的那套拼貼進去,卻也沒有玩得過癮如眼下的臺北,他一直生活的這座城市。

在上半碟很明顯可以聽出這次配樂的爵士走向,FUNKY氛圍下的說唱,饒的居然是左小祖咒的詞,差不多快趕得上左小的荒腔走板,連諷世的影射也帶上那種尖刻的幽默。只是聽者千萬不要被那些熱帶氣旋席捲來的雷鬼、桑巴什麼的即興樂感迷魂掉歌詞裏本身的搖滾風骨,譬如在《哥哥是英雄》就真的玩了一把老搖滾向滾石老闆段氏兄弟致敬。而更搖滾的,在於他毫不避諱的寫實,從前總統到現名嘴,從臺灣電視的大悶鍋到現實裏淪落天涯的外省籍老兵,從西門町到忠孝東路,從淡水河到光復南路,表面上是一個城市,實際上是這一個島,這一島嶼上的人們,這二十年來從一個威權社會轉型向一個准公民社會,當中經歷過的面對過的政黨紛爭、階層對立、省籍歸屬、產業轉移、資訊恐慌症與媒體暴力……這一系列時代變遷中不可免的城市病症。

從這個角度來說,他的前集是明顯要好於下集。區別在於上集是屬於旁觀者對城市的診斷,而且是以一種超脫過往的那個陳昇視角和音樂形式;而下集則還是個人代入為主,更像對從前的陳昇來做的懷緬,及集合大成。甚至,連下集裏的揶揄形式都帶著懷舊色彩,不管是別人的囚鳥和NO BODY,還是自己的One奶in Beijing和路口,總覺得那樣一種故作逐潮的刻意背後,是他創作與演繹上的疲態顯露。

一直以來,我不同意把陳昇簡單歸納為羅大佑於當下的音樂影子,他的年代跨度要超于羅大佑卻從來不肯像羅那樣保持知識精英的深度。或者,如果他正經地做起演講來,也可能會是又一個龍應台。可他終究沒有正經得起來。即使在這張碟可以在歷史維度挖掘至深的《六張犁人》裏同樣藉另一个放逐于“二十年以前”的异乡人之口唱着“臺北不是我的家”來致敬《鹿港小鎮》,但陳升最終還是以他一貫臺客式的嬉皮來消解了本應被羅大佑、龍應台這些知識份子雅皮所糾結的嚴肅。

就像《來去廈門電頭毛》那樣,隱藏在一曲中國式小調背後的,臺商西進後從產業到家庭帶來的劇烈震盪,並不是姐姐妹妹站起來、女人我最大,或在曖昧與出軌間的自我調侃可以概括的,而他卻要選擇這樣一種娛樂化的方式,新寶島康樂隊的方式化解,宣告他只是名臺客。可能,連他自己都暗中默認,這座城市的出路也許真的在自己不能阻擋的方向,可他們,依舊希望那不是臺北。糾結與逃避,愛恨交加的矛盾只因這張專輯裏面蘊涵著的對這個城市,也是對他所在的那座島嶼,島上那個社會的愛。他其實就像上一張碟裏致敬過的偶像柏楊先生,表面上一直在質疑拷問“醜陋的中國人”,實質上,內心卻是有多麼的愛他們,就像他一直在愛著的這個臺北,和臺北的男男女女,大街小巷,美麗的與醜陋的一切。

真的,那可以不是廈門,但必須是臺北。所以他才這麼堅持做這個臺客。這個世界只有一個臺北,所以也只有這一個陳昇。

作者:邮差100   来源:西西里的南方梦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发表评论

快捷回复: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186人围观)参与讨论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