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升网

百花深处的等待

升网 17年前 ( 2002-08-26 ) 213 抢沙发

刚去北京的时候,我总是被北京的地名搞得晕头转向。除了各种各样的“门”以外,还有些稀奇古怪的名字,比如公主坟台基厂之类的,剩下来最多的就是“条”,从头条开始,依次往后数,我一直以为数字最大的条就是东四十条。在北京呆了七年,直到要走了,才偶然的明白原来东四十条是念作东四-十条,而不是我一直以为的东-四十条。北京的胡同多,胡同的名字更是五花八门,有最俗的“羊尾巴”、“猫耳”、“臭皮”,也有名字很优雅的胡同。
  
   比如百花深处。
  
   当然和不少与我年纪相仿的人一样,这个百花深处其实是从陈升的《北京一夜》里得知的,原来北京还有这么一条胡同。后来我去过这条胡同,就在护国寺旁边,很普通的一条胡同,墙上有一个蓝色的牌子,上边用白字写着:百花深处。见到了几个面容安详的老人,只是没有去问她们是否还在痴痴的等着那出征的归人。
  
   接触陈升比接触罗大佑李宗盛这些同时代歌手晚的多,比起罗大佑来,陈升要平和温顺,比李宗盛,似乎少了些都市的味道,所以对陈升好像一直不大喜欢的起来。不过这首《北京一夜》除外,还有就是那首被唱滥了的《把悲伤留给自己》,听得太多了,就觉得有点走味了,而且据我所知,喜欢唱这首歌的人其实都是愿意把悲伤留给别人的人。我大学里的一个室友,隔三岔五的换女朋友,换了,就装模作样的悲伤一番,然去一块儿去唱《把悲伤留给自己》。
  
   扯远了。第一次接触这首《北京一夜》是在一张老歌合集里,要是没记错的话,里面还有一首罗大佑的《沉默的表示》和黄莺莺的《我曾爱过一个男孩》,毕业的时候,我向他要来了这盒卡带,但其实毕业后基本都是听CD为主了,搬了几次家,这盒当年被我无比珍视的磁带竟然也被我弄丢了。
  
   喜欢在熄灯以后听这首《北京一夜》。当时我用的随身听还是要手动翻面的,这首歌是B面的第一首,翻过来,夜深人静,突然听到一个千般温柔婉转的京腔女声,以为自己是听错了,如何出现了京剧?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听见一个男声,跟喝醉酒了似的,大吼一声,one night in beijing,我留下许多情。于是拿起磁带盒子,凑到窗边,就着外边的微弱的路灯光,看清楚了,女的叫做刘佳慧,那个男的叫做陈升。
  
   后来听得多了,就日益觉得刘佳慧象极了一只湿淋淋的女鬼,着一身白衣,月黑风高,无声无息的游走在北京的胡同里。从万历开始,数百年时光,弹指一挥,百花深处依然在,等待在身前身后延伸向无边的远方,没有终点。其实只要一个答案,便可归去,然而偏偏没有答案。所以千年以后,还是问着一个同样诡异而凄艳的问题。
  
   我已等待了千年,为何城门还不开?
  
   我已等待了千年,为何良人不回来?
  
   百花深处的名字得自一个典故,是一个朋友告诉我的。
  
   明代万历年间,一对年轻张氏夫妇,勤俭刻苦,在北京新街口以南小巷内,买下20余亩土地,种菜为业。数年后,又在园中种牡丹芍药荷藕,春夏两季,香随风来,菊黄之秋,梅花映雪之日,也别具风光,可谓四时得宜。当时文人墨客纷纷来赏花,于是这个地方被称为“百花深处”。张氏夫妇死后,花园荒芜,遗迹无处可寻。这个地方变成小胡同,但百花深处的名字,却一直流传了下来。
  
   但我一直觉得这不是一个完整的故事。所以自作聪明的补充了它的结尾。
  
   张氏夫妇晚年得一独子,自是万般宠爱。20岁时,与一北京本地女子成婚。婚后三月,应召出征,从此音讯全无。妇人孀居七余月,娩下一对双胞胎,男孩取名城门,女孩取名良人。张氏夫妇爱子心切,竟自此一病不起,妇人产后不久,即双双归西。花园因疏于照理,也日趋荒芜。妇人日后便在百花深处缝制绣花鞋,以维生机,直至终老。城门和良人后来离开了百花深处,出外谋生,其子孙繁衍流传至今。
  
   男的叫陈升;女的叫刘佳慧。
  
   还依然唱,人说百花的深处,住著老情人,缝著绣花鞋,面容安详的老人,依旧等著那出征的归人...
  
   因为听了陈升的歌,现在不少人都为了这个百花深处的等待去拜访这条胡同。其实真的是一条普通到了极点的胡同。那条胡同是狭而长的。两旁都是用碎砖砌的墙。由于年代久远了,墙壁上可以看见一些泛着青绿色的青苔。往里面走走,会觉得稍微的宽敞一点。偶尔可以看见一个中年的妇人,在家门口洗菜。还有一些用惊恐的眼神看着你的小孩。秋日的阳光里,千年的岁月似乎只是凝缩成了一个小小的点。
  
   你只是知道这里叫做百花深处。曾经有人在这里痴痴的等待。
  
   往事依稀在目前,百花深处有婵娟。
  
   前一阵子去淘碟,偶尔看见了一张陈升的CD,翻了翻,看见里面有这首《北京一夜》,于是买下了。回去以后翻来覆去的听,突然决定等到秋天回北京的时候,除了答应过一个朋友要和他喝酒外,也还一定要再去看看这条百花深处,或者就等喝醉了,再去那里,当一回北方的狼族,吼一声,我已归来。
  
   只是希望,等我回去的时候,那等待了千年的城门已打开,那等待了千年的良人已归来。(作者:绿艳红衣)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发表评论

快捷回复: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213人围观)参与讨论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