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升网

陈升 - 伴我的岁月

升网 9年前 ( 2010-05-22 ) 350 抢沙发

然而,你永远不会知道,我有多么的喜欢~
然而,你永远不会知道,我有多么的悲伤~

一直想写一篇关于陈升的文字,但时间,情感和经历都不够,从没敢染指。时间,用来思考,情感,用来感受,经历,是用来回味的。我怕离开这三样东西就无法很好的体会陈升的音乐。并不是说现在的我就品尝了很多情感和很丰富的人生经历了,只不过现在我有很多时间罢了,有时间就有了一切!

记不清什么时候,电视里常在放着《把悲伤留给自己》,那时的感觉,这就是一个很悲伤的人,在很悲伤的自己唱情歌。感觉他好可怜啊~ 偶尔也会播放那首《思念人之屋》,“走在雨中的小黄狗,它在散步的路上来拜访我,想起她曾说如果想到我,却找不到人说就和它聊天”。

呵,有时在下雨天也会对着家里的大狗哈里哼哼两句,希望它能听懂得我的话,但它总是懒得理我,只喜欢陪我晒太阳,不爱陪我淋雨。到现在都不知道狗为什么很怕水?但我也很久没养狗了,我想我只会在垂垂老矣的时候才会再去养一条了吧...

跟多数人一样,其他的歌就少有印象了。直到了大学时期,听到了我最爱的《恨情歌》。这不正是在说我自己吗?一定有许多人都这么觉得过,哈。你曾经觉得很爱一个人,认为这个世界只有你最懂得什么是爱!然后你开始试着改变自己,为了另一个人去否定自己,变成你认为她会喜欢的模样!这是多么地蠢啊!呵~但哪个热恋的少年没做过呢?就此我学会了怎样去恨。

“为了要讨好你的欢心,我经常忘记我自己,感情是件疯狂的事,多了并不见得好”

多年以后,当我在KTV里大声嚎放的时候,没有人能明白我真正恨得不是情歌,而是我自己。

那时听摇滚学着玩音乐,叛逆的要死,留着该死的长发听着迷幻乐,有模有样的把自己装扮成一个特有思想的文艺青年,现在想来,也只不过是吸引了更多的女孩子吧。

   “自以为是的知识分子
      大张旗鼓
      挞伐故乡滚不动的一块顽石
      摇滚乐在没有骨气的时代是有点烦”
                      ——《汀州路的春天》

我在没有骨气的时代听到了一些有骨气的歌,摇滚乐确实不是现今这个时代该有的产物了,我们变得太温顺了,在这个男不男女不女的时代,所有的人都在做样子,也鲜有很真诚的音乐人在做音乐了。早二十年我们有崔健,晚一点有魔岩三杰,现在呢?在台湾,这么多年也就一个陈升吧。他的歌还偏民谣,内容是很反传统的,有点Bob Dylan的影子,因为他也是他的最爱吧。现在来看,敢于反抗一切的不公就是具有摇滚特质了!并不是在那里比谁的声音大小。

然后是《姑姑》,只有亲人离开时你才能体会的感动。那种感觉一直到几年前我才有得,那个时候才感受到了歌里的生离死别。

“他们说那天您就这样的忍住泪
    为您最疼爱的长子穿上最后一件衣裳
    然后坚定地擦干眼泪走向明天”

那时除了歌,还看了一些他的文字,很喜欢他在《寂寞带我去散步》里写的两个小故事,一个就是本书名,另一个是《寂寞杀了所有的人》:
几个人在争执着。
忧郁阴霾的说:“我可以叫人一蹶不振,倒地不起,整个的毁去人的一生。 ”
忌妒酸溜溜的说:“忌妒心可以杀人。 ”
悲伤哭了起来: “悲伤会杀了自己。 ”
喜悦光在那儿笑着。
愤怒大声的叫骂说: “都不要再说了,我的力量最强大……。 ”
突然,有人推了门进来。那人低着头踽踽而行。穿过众人完全无视于旁人的存在。
忧郁很焦虑的问说:“你是谁呀?”他也没有搭理,还是慢慢地往前走去。
愤怒生气了起来。 “喂!站住。你这家伙,他在问你是谁?”
忌妒斜着眼,鼻孔里出气的声音说:“什么嘛!阴阳怪气的家伙。 ”
悲伤大哭了起来,惊动了所有的人。 “呜!他是我的远房亲戚,他是寂寞。呜……”
喜悦拉下了笑脸,也有了些愁苦的样子。 那人渐行渐远,依旧没有任何反应。后面拖着一道很长的身影。
“他太强了,看来我们没有人会是他的对手。 ”喜悦幽幽的说着。
愤怒暴跳如雷,几近歇斯底里的大嚷说。“妈的!寂寞杀了我们所有的人……。 ”

哈哈,看这种文字只有配上升哥特有的吐字发音才会有最佳效果。

学生时代没有太迷他,因为那个时期的我还是个男孩吧,一个男孩可以喜欢《恨情歌》,却无法体会《关于男人》和《黄土》,就像女孩会说他的歌太男人了一样,男孩也听不进去。直到工作后,我才能时不时的想起听陈升的歌,那时才觉得有的歌是必须要留着现在才来听的。前几天,我问一个女孩,一辈子能够遭遇到多少个春天?她说,两个就够,一个是苦的,一个是甜的。呵,虽是有意思的回答,但人生的春天哪里会有苦与甜,简单的春天,美好的春天,只因我们都是多情的人,不能如歌里所说一生只爱过一回罢了。

你孤独吗?多数孤独的家伙都可以在《子夜二时,你在做什么》里找寻真挚的爱念。
“只想告诉你一声我爱你
    我知道这一句话别人曾对你说
    虽然来不及对你承诺
    I do love you so”

听陈升的歌这么多年,最辛苦的事就是听不懂歌词!你必须要有惊人的想象力和洞察力,还要有良好的艺术底蕴,因为你会常查阅他某一句歌词的真正意图,就像当年听到《小南门》,我上哪去知道流浪在孤岛的拉赫曼尼洛夫是谁?又怎么会知道莫迪利亚尼为什么是眯着眼睛的?之后才恍然醒悟眼前这两个名字的强大,以至于开始对莫迪利亚尼的喜爱。这到也好,可以接触到一些平时不知道的东西,比如说同样疯狂伟大的查尔斯·布考斯基!

怪人也只会通过怪人传播。怪人之间总是惺惺相惜的,鲍勃·迪伦,莱昂纳德·科恩,包括李敖《上山上山爱》中的序。但世上真正的怪人实在太珍稀,总是分布在不同时代的洪流中,思想的传承才得以让这些珍稀人群在历史长河中得到猛烈地撞激!!而这些认知都来自于陈升这样一位真诚质朴同样很怪的歌者!有谁又会知道多年后的陈升是不是也会被伟大了呢!

当我们越发的成熟后,日子是那么无趣,我们不得不在50米深蓝里逃窜,对着人说,“你不懂,你不懂”。幻想着夜晚独自飞越阿曼海湾,做一个老嬉皮走在异乡午夜陌生的街道上。害怕自己由青蛙变成了兔子,知道了她不是我的,也就不再那般狂恋。想喝完一杯咖啡就走,却踩到了浅蓝色的大肥猫。也突然在意起爸爸的时代了,对着母亲,夜深后道一声晚安。当然也想过一朝醒来是歌星,呵。还时不时想起二十岁那年的眼泪,超喜欢吹着南风带着寂寞去散步。努力地找寻属于自己的最后一盏灯,怒吼着那无缘的命运。怎么也做不了西门浪子,弄不了几个娘们。只好做个凡人,又寂寞,又写告白书,真是疯子。在苍蝇酒吧里跳跳龙舞,找找心里的蓝,不再做塔里的男孩。听鱼说着鱼丸,在1989年漠然的对着镜子。然而,你永远不会知道,在你的身旁一直都有一个马兰姑娘,还再等待她的小王子呐。嘿,夏天真的来了,不需要再害怕,因为我们是世界的主人!

当你喜悦欢乐时,当你孤单寂寞时,当你年华老去时,当你...当你...你就会想起他,他会在你身旁轻轻地低吟着,“生命的旅程,没有来的,都是去的,而生命的旅程,真的是有趣啊!有喜,有悲,也恨,也有爱,生命的旅程,真是有趣啊!”
陈升,一个可以伴你走过一生的歌者!

P.S.有那么一首歌从没对女孩唱过,如果有一天唱了的话,那结果就是,我不再让你孤单。

发了胖的罗密欧
                                                                                                                   
2010/5/22于50米的深蓝里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发表评论

快捷回复: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350人围观)参与讨论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