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升网

浅识陈升

升网 9年前 ( 2010-12-11 ) 257 抢沙发

因为刘若英的《为爱痴狂》,所以认得陈升,一个自称农夫的歌者,我极喜欢那首歌里面的歌词。

 但更喜欢陈升的成名曲《把悲伤留给自己》里的陈升式的温柔话语:我想我可以忍住悲伤,可不可以,你也会想起我。在分手的夜,一个男人独自走在漆黑寒冷的悲痛之谷的谷底,仍不肯让他爱的女人为难,他只是轻声的问:“可不可以......”MV发黄的怀旧镜头中,一直有口琴的忧伤,克制的、温柔的浅唱低吟。他不同于好友伍佰《浪人情歌》的决绝:“我的生命中不曾有你”,他是满腔柔情的,纵然辜负了他,他也只是“把我的悲伤留给自己,你的美丽让你带走,从此以后,我再没有快乐起来的理由。”

 六年后的成熟男人,依然温柔,只是不再忧郁。《六月》中,他是“穿着洁白长裙的双鱼座女生,忘不了一个男孩”。她带着甜甜的笑容,她说我是快乐的鱼,虽然她知道爱上男孩有些难过。六月的海边,陈升摇晃着身体唱:走不出爱情的人是呆子,只要你知道,离开后别来无恙,舍不得忘了他。

 同样是失恋,同样是舍不得,却多了一些豁达,多了一些愿意忘掉的勇气。

他夫人是自己求来的,自己眼里的西施,怎么看都是顺眼。乐队里的人都知道,周末是家庭日,没大事,谁也不好意思打扰他。在节目中,他讲晚上是和夫人执手同眠的,夫人出了远门,他不好睡。

 那样深情的男人是让人容易放在心上的。奶茶对他的痴狂,藏都藏不住。他明白,奶茶的音乐会上,作为师傅的他执手奶茶走至台前,有意无意,他送了一下,放开了手。

他一直在两人之间划下一些冰冷的界线,阻挡深情。可他又是有真情的,一期同奶茶做的节目,他清晰讲出一些关于奶茶的小事的细枝末节,他也明白的讲:“我不喜欢她,我为什么为她做那么多事?”节目中,碰到奶茶哭,他就弹吉他唱歌给奶茶听。这个男人,不愿辜负责任,不愿辜负奶茶,他狠下心来选择绝情。“恨不相逢未嫁时”,这句诗大约应当可以写实奶茶的一些心情。

 我看过他的许多视频,常穿着格子衫,最随意的时候还会有沙滩裤和人字拖出现。他的跨年演唱会,一唱四、五个钟头,唱高兴的时候,跨年的钟都忘了敲,他在乎的是给他人的真实的快乐,而不是形式。有女歌迷送上大的毛巾给他擦汗,擦完汗女歌迷很自然地拿回来围在颈间,很满足很窝心的表情;有歌迷自备乐器为他唱和,人们拒绝不了他自由细腻的心灵。

他也有低谷,爱音乐却不知道如何走出发展初期困苦的时间,没有很明朗的成名前景,只有方向、作品和努力,他抱着儿子小虎在家里走来走去,他的妈妈站在门外要他和孩子的衣服洗,一敲一上午,夫人上班总打电话,问他忙什么?大家怕他想不开,跳楼。他最终还是在非主流的音乐阵地站稳了脚跟,组织了自己的乐队,传达自己的音乐理念,表达自己的陈氏情歌风格。他讲,鸭子游在水里,表面是悠闲地,可谁看见他水里不停划动的双脚?

2002年的遇袭,对他是灾难性的,打击的是他的头部,这次遇袭还导致他的拇指功能受损,他再不能弹吉他,作为音乐人,这是致命伤。他一定也哭过,也恨过,但他最终选择了自强,他参加了铁人三项,获得了证书,他有很强很强的意志,他执着的、执拗的活着,唱着自己的歌。

 看的节目多了,知道他爱喝葡萄酒,他笑谈:“交了很多学费的”。所以他能尝出蒙着标签的两瓶酒的价位、味道风格和所在的产区,着实震了大家一把。他不仅自己爱喝,也爱惜同好中人。在另一档节目中,他把调好的鸡尾酒送与善饮的吉他手,两人还有些相惜。

 最近,看他的访谈节目,他讲酒喝得少了,因为他年龄大了,镜头里,他不再是潇洒青年郎,你可以看到他两鬓的白发。他睁着洞察世情的双眼对主持人讲:我不信星座,不信血型,我只信年龄。他不逞强,他坦承的接受时光带来的变化,他顺其自然。

 最爱是他的真实和孩子气,在台客摇滚演唱会上,与伍佰的合唱《爱情限时批等无限时批》时,他嗯了很久,很显然他忘词了,伍佰调侃了他一句,他依然在间奏时跳自己的舞,他心态有玩笑的轻松。由张宇、陈升、黄品源组成的三小男人合唱组,成功欢唱后参加一访谈节目,张宇向主持人抱怨,让自己唱《鼓声若响》的结尾很辛苦,调太高,而且因是陈升的名歌,岛内尽人皆知,不能轻易唱错。陈升声调不低,笑嘻嘻的,但无疑是承认了“错误”:怪我那时年轻,定的太高了。

         他不是主流歌手和音乐制作人,但他专辑中有着涤荡人心的人文精神和气质。《北京一夜》里,缠绵委婉的京腔里,地安门里的老妇人,凄凄凉凉的唱:“不想再问你你到底在何方,不想再思量你能否归来么,想着你的心想着你的脸,想捧在胸口能不放就不放。”守了千年不开的城门,等了千年未归的良人,他依依呀呀的触动了我们伤心的灵魂。

        在他写的《9999滴眼泪》的书中,他温柔模糊的写:“三十岁那年,我跟一个人有约,我爱她,我希望可以有一个女儿,长得像她!心疼的告诉自己,来生,或许可以......”我不大明白他写的是谁,他的话里很有一些无奈和酸楚,但今生的亏欠,他情非得已,他不是神仙,无法周全。

       喜欢这个有情,有长情的男人,在他梦的草原,忧郁的花香漂浮在风中。他是大一点的孩子,用脑子思考,有颗漂移的心。

       认识陈升,感觉很好!

后记:认识升哥是去年的7月,很是感兴趣的探究了半年,才慢慢有了些概念和印象,最近才觉得可以写一写了,有时间,建议大家看看升哥的作品,游戏人间和质朴并存的一些东西。

        升哥是一棵特立独行的大树。


爱柏婷  2010-12-11
作者:爱柏婷   来源:淡淡忧伤夜来香的博客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发表评论

快捷回复: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257人围观)参与讨论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