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升网

民谣改造与英伦贩子

升网 11年前 ( 2008-12-21 ) 185 抢沙发

什么是好的民谣?很久以前乐评前辈李皖就写过一本《民谣流域》,那是至今仍有记忆的乐评启蒙集。多年之后,抱着吉他弹唱的人那么多,你还记得多少个印象深刻的民谣歌手?

  看过陈升炸酱面一样重彩浓墨的现场之后,再听到《美丽的邂逅》,觉得这是一张将民谣玩进骨髓的唱片。并不输给《丽江的春天》。也许因为距离近了,感觉也更亲切。

  最好的是开篇就来的《卖水》,唤回一些对《北京一夜》的回忆,这次是心平气和、绵里藏针版的,京剧背景搭配四平八稳闷骚节奏,越听越催眠,陈年老酒最醉人,被灌倒后还要为他连连叫好,这才是高明之处。《爱上贵伦美》有点Leonard Cohen的味道,男人到了一定年纪,带着沧桑的声音去讲故事,似乎都出落成这般模样,不过这次我们遇到的并非中年危机的怪叔叔,而是一把年纪仍童心未泯的老顽童,用近乎催眠的魔咒,诉说一个老男人写给故乡的情书。《飞行城市》已经把民谣中的随意念白和节奏玩得出神入化,这种絮絮叨叨的表达方式早已不是李宗盛的专利,伍佰等也都已借用过很“台”的独白,但这次陈升是另一种演绎方式,原来不用很“装”的Jungle节奏,一样可以衬托出那种“High”的境界,也许Tom Waits、Neil Young等民谣诗人都没有想到,讲故事、唱民谣、一些孩子的和声,在中版节奏的衬托下,便成为了哈尔移动城堡式的飞行城市,那并非被战争笼罩的天空之城,而是平和的、不唱歌、只念白,就能带来的新鲜感。《不完全部落》同样高明,只需要几个眉眼表情,就能看出老狐狸般狡猾的新点子。我们需要在音乐中说话、念诗的人,仿佛吃完五味杂陈的大餐,最后需要一杯最甜美的白开水。

  谁在扮演披头四?答案是果味VC,总觉得在张亚东身边围绕了这样一群英伦死硬派。无论是麦田守望者、便利商店还是木玛,说谁比谁更英伦其实是一种玩笑,那种“范儿”说到底不过是模仿能力与改造速度的比赛,通常这种“英伦范儿”乐队的唱片中都少不了穿得窄窄的装扮、一两首纯英文歌曲,把自己装扮成披头四确是一种讨巧方式,至少一开始看了这样的封面让人很有想听的欲望,但听过之后,也不过如此。也许我会更怀念新裤子土得掉渣的《龙虎人丹》。列侬都死了28年了,披头四再伟大,也经不起一再翻版。照抄并不能体现创意,正如何韵诗那充满“四字真言”的概念大碟一般,成为形式主义的贩子。其实,还是挺喜欢果味VC新碟中如《夜空多灿烂》、《罗索广场》这样的作品,柔软的、温暖的总是容易对上胃口,只不过总是感觉似曾相识,你听Coldplay或者Radiohead时,是不是也曾有过相似的感动?

  华语音乐界需要一个“黑眼豆豆”,于是就有了大嘴巴,他们的《爱的宣言》像极了《Where Is The Love》的翻版。不过,在这个派对季,人们也需要一些这样穿得闪亮亮的潮流组合,活跃在各大秀场。可以一听,但他们不是南拳妈妈,没有地域性,看不出是哪里的出品,放之四海皆准,尽管拿去点缀圣诞好了。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发表评论

快捷回复: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185人围观)参与讨论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