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关于升哥的文章

燃情黄昏 to 陈升

燃情黄昏 to 陈升

六年前。写下这三个字忽然意识到距离那个日子已经有这么多的岁月飞奔而去。六年前,某女高二。每天晚上,6点准时打开广播,收听音乐广播,主持人叫啸天,主持的节目叫燃情黄昏。两年的时光,就那么每天晚上六点,看着夕阳西下,听着他放各种音乐。幻想自己走在铁路上,笔直通向前方,通向只有日落的未知的世界。  啸天年...
陈升 - 伴我的岁月

陈升 - 伴我的岁月

然而,你永远不会知道,我有多么的喜欢~然而,你永远不会知道,我有多么的悲伤~一直想写一篇关于陈升的文字,但时间,情感和经历都不够,从没敢染指。时间,用来思考,情感,用来感受,经历,是用来回味的。我怕离开这三样东西就无法很好的体会陈升的音乐。并不是说现在的我就品尝了很多情感和很丰富的人生经历了,只不过...
陈升,南风,往事……

陈升,南风,往事……

喜欢陈升的音乐是从91年开始的,那年,我是第一次去长春,小城中蜗居十几年的我,被省城的“繁华”震撼了!——这里的专辑太多了!于是兴奋得不能自己,专辑之外的真正繁华对我毫无意义,我只想买几张自己喜欢的专辑,那是我厚着脸皮搭姐夫长途客车唯一的目的。我和陈升的“相识”就是这样开始的。专辑真多,我贪婪的眼神...
他恨情歌,可是我们恨升歌

他恨情歌,可是我们恨升歌

前几年在看过海豚先生跨年演唱会彩排的某个夜晚,一个朋友嗤之以鼻的对我说:「喜欢听他唱歌的人都是自溺的。」是的,这什么年代了,你还在听陈升的跨年演唱会!?当满怀期望准备大声倒数著「五、四、三、二、一、新年快乐!」的所有人们都聚集到了各种广场听什么五月天、周杰伦跨年去了,你还在等待他的跨年演唱会吗!?孩...
作家專訪:陳昇 寫歌、寫書記錄生命的線條

作家專訪:陳昇 寫歌、寫書記錄生命的線條

執筆:劉梓潔(本報記者)原刊:2009年9月27日 中國時報/焦點鮮話題 陳昇的「昇式情歌」令人著迷,其實,他也是作家,寫過多本小說、散文,他最新的著作即將出爐。這一回,陳昇要說他童年在鄉下的故事,關於鄉下的花朵、阿嬤……。 陳昇,唱了20年,唱出許多讓人揪心肝的情歌。但在他的歌裡,另一個經常出現的...
听他唱出最无情的忧伤

听他唱出最无情的忧伤

每个人总有一些旧事不敢试图以完整面目示人。至少我有。那些不能用文字表达用语言概括的意象,那些在空气之中飘浮不定的忧伤味道,我总是会不自觉地省略掉大部分的疼痛细节,刻意躲避。但总会在某一刻突然被某首歌袭击,比如那首《把悲伤留给自己》。唱这首歌的男人叫陈升。他的歌里总有一寸相思千万绪,人间没个安排处的忧...
陶罐一样的陈升

陶罐一样的陈升

是的,已经有很多人写过陈升、说过陈升、喜爱陈升了,然而我还是极想说出的,陈升是我的音乐情人,陈升只是一个不知名的小女子的陈升。这是陈升所不知道的。  他的外貌是朴素而平凡的,他的立场也是如此。他不是自命高贵的有着良好切割闪耀光芒的的钻石,不是精致光滑的瓷器,也不是大肆鼓躁你的耳膜的尖厉的金属,当然也...
在音乐中发酵,在红酒中冒泡----老男孩“升哥”

在音乐中发酵,在红酒中冒泡----老男孩“升哥”

我们怎么啦?人都不见了! 我们怎么啦?话都不讲了! 我们怎么啦?钱都不见了! 我们怎么啦?梦都结束了! 我们怎么啦?怎么啦? 十万个为什么都靠不住了! 2008年12月31日-2009年1月1日,陈升连续第十五年举办跨年演唱会,今年主题为“我们怎么啦”。就像小引说的,我们当天是身在杭州,心在台北。...
我们的1988——【邂逅陈升】

我们的1988——【邂逅陈升】

陈升的1988,我想更是我的1988。从2006年12月25日开始,我便是夜夜升歌了。差不多四年了,人们常说【时光飞逝】。而真正的时间是一直在匀速流逝的,只是我们跑得太快了吧!为了一些追逐,或者为了逃避当下的日子,所以跑太快了……一路旅行下来,变换的不止是车窗外流动的风景,更是一种岁月的痕迹。这四年...
“我觉得自己比较像朋克”(陈升访谈录足本)

“我觉得自己比较像朋克”(陈升访谈录足本)

应城市画报之约,11月29、30日跟陈升在广州聊了两次,城市画报衷声妹妹认真整理录音后刊发于第222期城画,但删去约3000字政治内容。所以下面这个足本还挺有意思。陈升至今仍属于文化审批黑名单上的人,据说罪名是“台独”。但看过以下访谈就知道这还真扣错帽了。真正的原因是Beastie Boys有一年访...
除了宜兰,什么都没有

除了宜兰,什么都没有

原载2008年10月1日出版城市画报“我的台北”特辑 文/黎文 去宜兰完全来自于一场暴雨般的酒。在台北的第2晚,升哥请我们吃晚饭,不过在没去之前,我们身边的台北朋友听说晚上是陈升做东,脸上均不约而同地浮现出某种坏笑:“哦,那是升哥的早餐嘛!”于是,怀着烈士就义般的心情,我们终于坐到了一大堆越式香茅泰...
听陈升的歌

听陈升的歌

十岁的时候,武汉的堂姐来到乡下,带来了一台随身听,那是我第一次接触到的专放音乐的玩艺,当她把耳塞放到我的耳朵上,音乐响起来,温暖也将瘦小的身子包裹起来。这是第一次我意识到音乐是个好东西,她在一遍遍听刘德华的歌,而我并不知道四大天王为何物。然后,日子一天天过去了,大部分同龄人经历过的东西我都经历过了,...
永远听阿升

永远听阿升

本文标题是站长胡乱加的!认识陈升的日子虽然不是很久,2年不到...当然也不是资深歌迷了,               陈升他不是我的偶像,更多的时候我把他当做一位朋友.虽...
陈升:你黄粱一梦已快五十

陈升:你黄粱一梦已快五十

写在前面:     最早听到阿升的这张Ep是一衣小姐在虾米音乐上推荐的,那已经是数个礼拜之前的事了。一衣小姐给我推荐时的兴奋在她的言词中已经显而易见。          陈升:你黄粱一梦已快五十   文/三木          我一直很想写写升哥,但是一直迟迟不敢动笔。时间久了,我也就渐渐把仅有的一...
2008继续听陈升的几个理由

2008继续听陈升的几个理由

他喜欢私奔,喜欢一个人鬼混,喜欢一个人旅行,然后在归途中告诉我们一个个平淡而温暖的故事。2008,听完陈楚生后,再来听陈升。(文/邱大立)在内地,可以看到陈升演唱会的机会不多。究竟是什么原因,谁也不知道。究竟他触动了我们心底的哪根筋,我们已忘了去追究。30岁才出版第一张专辑,这三十而立的双手注明了他...
陈升:我不能成为伟人 但有些东西要坚持

陈升:我不能成为伟人 但有些东西要坚持

陈升称自己是民谣活化石[提要] 陈升曾经说过“我是民谣活化石”,他承认自己老了,却仍如孩子般任性。他一个人旅行,走到哪里写到哪里。他说,虽然我不会成为伟人,但还是有一些东西可以坚持……写在前面的话——50岁的男人掌纹里全是漂泊 逃避老的办法之一,就是去听陈升的歌。这个被誉为“民谣活化石”的台湾歌手,...
辨认着“桂花陈”的芬芳,细数岁月沧桑

辨认着“桂花陈”的芬芳,细数岁月沧桑

与陈升邂逅,是几年前的中秋节,我刚到北京不久。几个外乡人蜷缩蜗居,把酒乡愁,听歌纵情。很快,啤酒告罄,而醉意迟迟不来。一哥们儿去小卖部买来果酒“桂花陈”。  开瓶倒酒,继续交杯换盏。录音机里一个陌生的男声慵懒地低吟浅唱。“……不要像顽皮的孩子,老说为我唱情歌;常常我一个人在夜里,担心迷失我自己;而原...
在午后的时光听陈升

在午后的时光听陈升

很多好东西都是岁月沉淀堆积而来的。在午后的时光听陈升就是一种体验。记忆里,初相见他就已是那样漫不经心,台湾岛嗜酒的浪荡子,一张风雨剥蚀的田埂乡村面孔,不但老实巴交,而且是个烟枪,他的派头就是没有派头,十足一位与普罗大众和谐一体的下里巴人,好像从侯孝贤与杨德昌电影里的过客,在酒肆闹市的街头与胶片背道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