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关于升哥的文章

陈升:我不是走穴歌手 没有时间到内地削钱

陈升:我不是走穴歌手 没有时间到内地削钱

愤怒和年纪有什么关系?你要愤怒,90岁也可以愤啊!是谁规定什么年纪不能愤?  走进陈升在台北市光复南路上的新乐园音乐工作室,看到他正在笔记本前欣赏自己在青岛拍的相片。出了点小故障,陈升毫不掩饰地对着笔记本大骂。  这个男人已经快50岁了,依然像个孩子一样任性。  他除了照例举办跨年演唱会,还发行了新...
海豚先生老了,你还愿意陪他上山下海吗?

海豚先生老了,你还愿意陪他上山下海吗?

感谢xiejun0713(陈默之升)友情提供!是的,都什么年代了,有谁还会听陈升的歌呢?孩子,回到现实好吗?这一年,就在我们都厌倦了唱片公司包装下千篇一律的流行歌,以为只能等到跨年演唱会才能听到海豚先生陈升的消息时,他毅然带我们去到了天蓝地阔的、星空下的绿岛,提前带着我们游山玩水去圆他一生中对灯塔的...
陈升:我喜欢私奔和我自己

陈升:我喜欢私奔和我自己

再见陈昇,四目相对3秒钟他指着我,“上次在录音棚见过。”惊叹于他的记忆力,躲在沙发座上偷笑的他,那样子,好像得意地说——别看我头发都白了,我可不蠢。  这就是陈昇。喜欢穿肥大的棉质裤子、喜欢光脚穿大拖鞋、喜欢青山绿水、喜欢喝酒,习惯说话的时候慢条斯理,回答问题的时候总想讲故事。偶尔无厘头一番,然后会...
夜升人静时,轻语呢喃,不成调。

夜升人静时,轻语呢喃,不成调。

因为《为爱痴狂》认识刘若英,又因为刘若英无意中知道了升哥,再然后听到一首首感觉非常棒的私房歌。 自己听歌,听的是一种心情,最近痴迷进升哥构造的世界,往往同一首歌,被我一遍遍翻来覆去的听着,体会每首歌字句间不一样的感受。或许是升哥的“真”和我所认识的一个人很神似,听着升哥的歌,看着升哥上的节目,往往有...
我曾暗恋的男人

我曾暗恋的男人

已经很久没有念想起这个人了,他的名字,他的星座,他喜欢的音乐,他旅行过留下的文字…            他喜欢海豚,喜欢蓝色 喜欢大海,喜欢穿短裤、人字拖鞋在湿漉漉的青石地板上等...
你一直在玩 - 聆听陈升的音乐世界

你一直在玩 - 聆听陈升的音乐世界

高中失恋的时候适时适地的听到那首后来滥大街的《把悲伤留给自己》,那时候总是试图扮演成熟男人的宽容和智慧。陈升糟糕的中年男子的嗓音加上“把我的悲伤留给自己,你的美丽让你带走”无疑是青涩少男最佳失恋单曲。有段时间去KTV必点那首经典的《北京一夜》,由另外一个小学男同学唱刘佳慧的旦角,我唱粗犷的老生。有次...
魔鬼作曲人

魔鬼作曲人

九十年代要找一个好男人,并不容易,他不一定需要拥有很吸引的外型,很运动型,很男人的,这些都不一定是好男人。更重要的可能是那一份真诚和深情,加上拥有自己的理想和才华,陈升因此就被冠上这个称号──好男人。 ●把悲伤留下●   陈升其实已经出道有十二年,最初认识他 ,因他是金城武的监制,金城武对他又怕...
眼中的陈升

眼中的陈升

我很欣赏陈升随意搞音乐的态度.我个人始终认为做艺术就是发泄一种欲望,体会一种感觉,它不像做其他事情一样,要得到什么具体的结果,或是经历什么过程,而是一种独特的心理活动.尤其是搞音乐,它本身是供人们尽情宣泄的东西,是表达情感的最佳方式.陈升不愧为台湾音乐的另类,不管多少人的流言蜚语,他始终坚持走自己的...
升歌手札·宿命

升歌手札·宿命

(一)    大概是十三、四年前,在满街的音像店都被四大天王的歌声占领的日子,一首叫《把悲伤留给自己》的国语歌,让我认识了一个叫做陈升的男人。那还是一个对歌曲内涵懵懂的年代,吸引我的固然是琅琅上口的旋律,然而使我对歌者本身产生极大兴趣的,却是那把有点破的嗓音,...
陈升叔叔的Never Land

陈升叔叔的Never Land

朋友在一个清寒的午后用MSN发来了《海豚阿德》,然后说,听吧。   轻快的钢琴柔板,是海浪拍打沙滩的声音。窗外终于洒进些阳光﹐和星星点点的吉它声你来我往。陈升叔叔的口琴响了起来﹐空气暖和起来了。     朋友对我说,陈升代表了值得欣赏的一种男人类型。另外还有两种,个中表表是Sting与张国荣。   ...
听陈升心中的克莱因蓝

听陈升心中的克莱因蓝

坦白承认,我用的“克莱因蓝”这个名字就是从陈升那儿抄来的。   “……老麻这家伙,像老狗眷恋着老窝,一会儿想对自己革命,一会儿想遗忘掉过去。他坐在窗沿上,想对全世界发表演说,说心中的克莱因蓝,说说如何拥抱孤寂……”   这是陈升写的一段歌词,虽然它说的是《老麻的私事》,但就我看来,把“老麻”换成“老...
陈升 - 率真音乐的“魔鬼”

陈升 - 率真音乐的“魔鬼”

一个有着与罗大佑相似的背景的青年在台北踏上了一条与罗大佑相似的道路,他的嗓音也充满了浓厚的乡土气息和深情,但与罗大佑有别的是他的音乐和他所处的时代。 在1988年的5月,陈升的首张专辑——拥挤的乐园出版,在这张蕴涵了陈升的个人自我的思想和感触的专辑里,充满了他的反流行、颓废、自由和放纵的歌声,这张专...
可不可以,你也会想起我? - 这么多年,我与陈升

可不可以,你也会想起我? - 这么多年,我与陈升

不知道陈升还能不能算是流行歌坛的一份,也不知道我的文章这么长算不算是跟音乐有关。只是,今夜无眠,不停的听着陈升和张国荣的歌。 随手写下了一些简单的文字。 只为了因着某些原因爱着某一首歌的朋友,比如陈升的歌。 一年前,朋友送给我一套从香港买回来的陈升的正版,魔鬼的情歌。 看到封面上写着“after s...
十年一觉陈升梦

十年一觉陈升梦

After all this years,Bobby chen still so crazy。早上醒来的时候,我发现昨天晚上我有段记忆空白。 我的回忆只到那个人唱完歌,跟大家说再见,下楼,接下来我怎么回的家,怎么上的床,都是一片空白。 从这个早晨的空白的时间点,往前10个小时,我们在唱歌。那个人离席...
再听陈升

再听陈升

不认识谁是陈升?  老男人陈升,沧桑,潇洒,诗意,深情于一身。早在十年前破旧的收音机里,那个唱着“我想我可以忍住悲伤,假装回忆里没有你”的那个人。  看他参加荒岛音乐会,穿一条肥大的棉质裤子,一件白汗衫,一条白毛巾,他貌不惊人,他大腹便便,但在舞台上我一点也觉得不奇怪,不觉得做作...
午夜,陈升

午夜,陈升

不知道为什么,最近很蜜陈升很喜欢听他的歌喜欢他那独特略带磁性的嗓音喜欢他那歌词里淡淡的忧伤尤其是这样的一个夜晚午夜,一天的航班结束,身体很累,脑子却很清醒听着外面沙沙的雨声,慢慢的打下这段文字好吧,我承认我又失眠了呵呵,为什么要说又呢我也不知道喜欢陈升一直觉得这家伙是个很孤独的家伙,骨子里的孤独,因...
三听陈升,白发红颜

三听陈升,白发红颜

终于又听陈升,留下三听的机会,本就是为了这刻的到来。         不过这次,听的是《镜子》:“你说你不能逃离过往,总有些心里解不开的苦!”         窗外又是大雨滂沱,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