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随笔

香格里最后的肉燥面 - 《丽江的春天》内页文字

时间:2013-1-7 20:53:48   作者:陈升   来源:网络   阅读:770   评论:0
炉火暖暖的烧着,他说在这种高度水煮到八十六度就滚着了,果然不一回,壶里的水就呜咽叫了起来。
“香格里拉一定要在很高很高的地方就是了。”年纪最小的女孩象是发问着也象是结语。“不的呀!桃花源的柳暗花明又一村不也是一个香格里拉嘛…听起来就是在小桥亭台流水似的平地上的呀!”
高原的空气稀薄,分明也让人对想象起事情格外的吃力,也格外兴奋…。下午里,那掩映在檐角的斜阳余光温热还在每一个旅人的心里…希尔顿在上个世纪初撒的谎,慌了这个世界几个旅人的心。
“那…。我们究竟到香格里拉了没有啊!” “哈!哈!”年长些的人笑了起来!也没能给答案就是…。炉火暖暖的烧着,喝过了普洱茶,每个人都掉入了自己的心事里。
“路上那个叫梦…萝卜的赶羊小孩子,把羊给赶到哪里睡了去了?” “峡谷那头几乎不见路迹的人家,他们病了可怎么办呢?”
“放学的那群孩子,指着要回去的家,可那里尽是雾霭,什么都没见着。孩子们说,不远就那么几里路,天黑了,奔跑起来一下子也就到了…。”
天要黑了,孩子们摸黑奔跑在哈巴雪山上,这还是个阳春季节,严冬时刮起了风雪,谁能想象呢?壶里的水滚着,大家现在都知道水在这样的高度上,八十六度就呜咽了…。

年长些的人,有意无意的提起了再往上去的路,将要见到的更不同的事物的趣闻。
“一般,纳西人就在这个小镇就…”他笑着搔搔头。
“那儿…。我也没去过就是,是想再上去看看。但…。每个人的心里都有自己的香巴拉吧!这里离开我的故乡已经有点路了,离开我的香巴拉、我的亲人也已经有点路了…。”
“香巴拉,在地方的方言是‘心中的日月’的意思…。”他怕年轻的朋友不懂的再补充了些。
“心中的日月…。”炉火暖暖的烧着,热壶里的水呜咽着…。
“心中的日月…。”围在炉火边的每个人都暗自的念着…。
“几千年前,我们的祖先迁到这片高原上定居。我猜后来一个人也没有离开过了。你们从那么遥远的海岛上来。一定有着不一样的理解。” “你是说,我们仍然没有找到我们的香巴拉…。”年轻的女孩突地这样的问起来。
“哈!哈!这样不就把人给说狭隘了吗?”
“毕竟,我也从来没有离开过我的高原,我的香巴拉,还有那个你们来自的遥远的岛…就无从比较了…。”
“那还不简单,你就来看看啊!”年轻的朋友们齐声说着。
“不就说,我们族人千百年来都没离开过我们的高原吗?”
“你们懒得再走了。”有人半开玩笑的说了。
“外面的世界也没有这里的好啊!”
“水滚了!我们来泡面吃…。我给你我带来的肉燥面…就最后一包了,背了好几天,舍不得吃的…。香格里拉唯一的最后的一包肉燥面,用八十六度的滚水来冲泡…。”
“对呀!就会有一点知道我们那个遥远的海岛是什么滋味了!”年轻的朋友七嘴八舌的服侍着那包泡面。

“让你也尝一下我们的香巴拉…”

相关评论
©2000-2017 岁月有升. 鄂ICP备1500191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