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升网

塔裡的男孩

升网 14年前 ( 2005-11-15 ) 522 抢沙发

距離上次訪問歌手陳昇已經是一年前的事了,那時他剛出版新書《風中的費洛蒙》,我問了他有關燈塔的經驗。

記得十幾年前,當我還是學生的時候,聽在深夜的廣播節目講一個守候燈塔的故事。讓我感到很失落的是,他對此完全沒有印象。

這次,拿到他的新專輯《魚說》時,聽完所有的歌曲,發現很多首歌都放進燈塔這個元素,我不由自主地猜想:莫非他想起來了那些跟燈塔有關的經驗,但又覺得沒有必要的連結。對於每個喜歡海的人來說,燈塔是不必回想、無須記憶的,因為它一直都存在。

進入播音室,對他慣有的陳氏風格我早有心理準備。這位歌壇才子,不但思路是水平跳躍式的,連他的肢體動作都是。電台的同事,不只一次地警告我說:「小心他一邊聊天,一邊跑出播音室。」「他向來是天南地北,不被掌控的。」

燈塔寂寞且孤單

我算是比較幸運的,他兩次來我的節目,總是特別友善,所有的活蹦亂跳都僅止於話題和表情,沒有真的站起來、跑出去。聊到燈塔時,他不負眾望地提到:燈塔是雄性的象徵,燈塔是寂寞的、孤單的。即使我故意跟他以相對的立場抬槓說:「從船隻的角度來看,燈塔提供歸航的方向,他是溫暖的、明亮的……」他也能欣然接受。

其實,身為陳昇的資深歌迷,我是有點故意唬弄他,抱著「不想被他玩、寧願先玩他」的壞念頭,胡亂丟些無厘頭的東西,讓他去應接不暇,以免被他的不按牌理出牌,兜得團團轉。唇槍舌戰,從來不是我節目的風格。針鋒相對,也不曾在我和來賓的訪談出現過。整個交談的氣氛,都是愉悅開心的。

節目進行到最後,我不知道什麼時候還會再訪問他,再看到他彷彿什麼都不在乎的痞子樣,甚至我也不止一次懷疑:以表現「真實」而擄獲眾多歌迷、成為媒體寵兒的陳昇,夠真實嗎?還是他聰明到知道:「真實」才是最適合他的商業包裝呢?

過盡千帆仍璀璨

毫無疑問,他和每個男人一樣,都曾經天真多情,如同「塔裡的男孩」,但終必在歲月的飛逝中徒留頹廢寂寞,成為「塔外的男人」。青春,才是那個屹立不搖的燈塔,過盡千帆之後,依然璀璨。


作者:吳若權    来源:台灣蘋果日報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阅读
分享

发表评论

快捷回复: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522人围观)参与讨论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