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升网

陈升这样的男人

升网 14年前 ( 2006-08-19 ) 809 抢沙发
六月就听说陈升和新宝岛康乐队的新专辑快出来了,但不见媒体宣传,在前两天的演唱会上,因为来的媒体太少他自嘲说:“来的记者太少了,应该是手上的麦克风拿不完才对”。在这个很多人失去耐性去认真阅读和聆听的社会,喜欢陈升的人不会越来越多,反而可能在减少。而我这个夏天快要结束的时候,一下子就喜欢上了陈升这个被我误解了很久的老男人,以及他这十多年来作的这些音乐,真正觉得这个男人不简单。很多细节需要细心聆听,一些情绪值得慢慢领会。
  
  此前,不太喜欢这个人,和他的音乐,觉着他音乐那么漫不经心,懒洋洋,软绵绵,基本上“饱食终日,无所事事”,只适合那些“年老欲衰”开始大批量怀旧的的中老年男人,和那些“床上性无能,床下爱无能”只好来点小情小调,说自己无所谓,说自己当年多风光的人差不多。知道这个人同样是源于《把悲伤留给自己》,这首歌在卡拉OK里烂俗到人见人唱的地步。心想这首歌是写别人的,原来是给自己的,出自于入选台湾中文百佳唱片的《私奔》专集,被别人拿去,唱红了。
  
  一直在误解他,认为这个人有才华,但完全是在玩票,培养出来的徒弟都比自己牛,至少更能赚钱。以前听滚石众星的唱片,在老一代的音乐人里最不喜欢的就是他,买唱片时基本上不考虑买他的东西,2000年左右滚石出很多人的精选,多数人的东西我都认真听了或买了,可惜因为偏见,就错过了这个老家伙。
  
  所以,现在我不得不虚心承认,听陈升需要时间,要听懂他的音乐,首先你得是个男人,有点情商,有所经历的男人,站得直,走的劲,看得宽,才能听明白他举重若轻,删繁就简,看似无所用心似的嬉皮调侃,嬉笑哼唧的腔调里意味深长,隐约看见他日渐隆起的皮肉下面隐藏着的坚硬骨骼。淅淅沥沥的口琴,铮铮淙淙的六弦琴,呜呜啦啦的手风琴,挑弄着经历凄风苦雨之后,怎样一番澹泊宁静。
  
  作为音乐人、乐坛前辈的陈升,作为新宝岛康乐队成员的陈升,以及作为一个创作型艺人出现的陈升多少有些不一样,但他总能找到平衡点,低调地投入,完成身份的转换,享受不一样的快意。而他对脚下土地的热爱,男欢女爱的洞烛幽微,生命里爱与哀愁的看开,却是同一个调门。安之若素,继续行吟乐观放旷的深情如昨,热情歌咏隐藏在50米以下深蓝的深沉和秘密,吐露孤单或不孤单时的爱与豁达。
  
  他就这么吊儿郎当,走着,唱着,弹着,高兴了打呼哨,不高兴也在打呼哨,心底下却是很认真的长者的温厚,告诉你,一个男人别总是怨天尤人,遇点事情和自己过不去,就屁话连天;有肩膀在,总是得有所担当,有双脚,总得走到底,这样活才活得更稳健;生活就是这样,拿得起就要放得下,放不下也必须放,明天云淡风轻就什么都晴朗了,记忆里只会有最美的花朵开放。这样的男人,只有成熟或有所思的男人才能相惜,爽朗和淡然,这样的男人也只有成熟的女人才懂得欣赏。
  

  人事纷纭里,隔着雨夜的莲荷喧哗,隔着想象中的雨打芭蕉的撞击,隔着一个玻璃距离看同一个自己,听同一个听陈升,他给你的启示是,对待任何事物态度是:怀念而不沉湎,亲近而不亲昵,悲伤而不凄楚,热爱而不纠缠,奔走而不迷失,清醒地陶醉,陶醉中入梦,把从前的留给从前,把明天的事留给明天,把上帝的事留给上帝。陈升这样的男人,就是不简单。


作者:内陆飞鱼   来源:网络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阅读
分享

发表评论

快捷回复: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809人围观)参与讨论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