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升网

少女小渔的美丽与哀愁

升网 13年前 ( 2006-11-05 ) 453 抢沙发

2013020545490737.jpg

"夜夜升群”里,大家叫我小渔,因为我的网名中有一个“渔”字。别看这个名字听起来很台湾很文艺,但我再强调一下,这是个怪群,非常怪异甚至诡异的群。大家对彼此的昵称也非常怪异,譬如“大口”,“旦”,“沉默”,“麦田”,“鸦片”,“豚猫”,“浪”,“偶兔”,“小5”……还有当初那个领我上贼船的人——由于他叫“思念人之屋”,所以大家都叫他“思念”,或者叫“小屋子”,结果,他给自己起了一个绝美的名字——“思念美丽又可爱”……

然而,其实同样怪异的我,却在这个群里有一个非常美丽的名字——“小渔”。

每当听见有人叫我“小渔”,我就知道,一定是升群的人了。

这是个属于陈升的群体,我们叫升哥“胖子”,我们都是胖子的人。

那么,上个星期六,我被小5一个电话给召到了当初某明星被绑架的酒吧里,听说,那晚有一个胖子要来。

我满脸通红,笑意不止的走到一个女孩面前,她抬头看着我,眨了一下可爱的眼睛,然后露出一个典型的QQ笑容,很确定的唤着我:“小渔!”

是了,是升群的人,我找到组织了。

那天,我穿了一身绿色的衣裤,却戴了一条鲜红的丝巾,我跟小5说,之所以这样,是为了让胖子能一眼就看见我。

后来,我取下丝巾,紧握在手里,我说,我要把丝巾送给他。

后来,他来了。

群里的朋友一个劲儿的发短信给我,问我们情况何如了,我突然觉得,我需要去做一件事情,代表“夜夜升歌”去做一件事。

在问过小5之后,我的脸又涨的通红,却又毫不犹豫向他坐的那一桌走去,开始被他的助手拦着,我问他的助手,我可不可以代表我们的歌迷群亲亲他?

助手人很好,说,你去问问他。

我去问胖子,胖子看着助手,那个世界上最好心的人双手一推,说:“我都帮你答应人家了!”

我知道我要成功了!

可是没想到的是,他,双手拉过我的右手,埋下头去,在我手背上静静的,温柔的印了一个吻。

我当时闭上眼睛,半晌说不出话来,等我用左手“拿”回我的右手,我突然变的无比平静,我对他深深的说了一声“谢谢”。

然后,我把那个红色的丝巾系到他的手臂上,我求他:“这是我们升群送给你的礼物,请你不要扔掉好吗?”

当时太多人要他,我其实还有好多话没有机会讲。我想说:也许你永远都不知道有这样的一群人,你不知道因为你一个人,多少人结成了莫逆的友情,我们是北京的小渔小5,我们是上海的大口,我们是大连的沉默,我们是新西兰的旦旦,我们是武汉的麦田,我们是马尔代夫的渔夫大头,我们是南宁的鸦片,我们是……我们是一群因为你而相爱的孩子,我们对你,不说支持,只说爱……

虽然这些话我没说出口,但是,他同样点了头。

当我落了座儿,我告诉小5,我被胖子给亲了,她当下做了两件事情,第一件,拿起我的右手问清楚地址,就对准狠狠的亲了一口;第二件,发短信给群里,告诉大家,小渔被胖子亲了!

当时她得到一条回馈:“告诉小渔,我爱她!”

还有,群里的人让我不许洗手,直到最后大家都挨个儿的吻过我手再说。

还有,他们说我很勇敢。

后来,他在唱歌,我坐在那个小舞台离他最近的地上,安安静静的看着他,听着他。过了一会儿,小5脸上带着一直都有的温暖的笑容,默默地为我送上了一瓶酒。

小5问我,你当时什么感觉,我说,没有什么,只是觉得,一切本该如此。他就那样尽情的唱,我就坐在离他最近的地方静静地听。

当你的心灵得到绝对的平静的时候,这便是最大的幸福。我发短信给朋友说:“我坐在这里,听着胖子唱歌,感觉既幸福又悲伤。”

我举着手机,让一位来不了的朋友听他唱《把悲伤留给自己》。

胖子唱歌的时候,并没有戴着那条红丝巾,我心里非常难过,非常难过。我真的很怕他会把它丢掉——然而胖子走的时候,我追出去看着他,看见那条红丝巾就塞在他的裤子兜里……

凌晨的接头寒风凛冽,我忘记穿上我的大衣,却满心暖和,被他吻过的右手和左手一起紧紧地护在自己胸口,仿佛那里寄存了好多好多人的肝胆相照。

2013020545513829.jpg

我仍然和我的一身绿衣一起望着他和随他而去的鲜红丝巾,我知道,有什么已被永远的系在了一起。

小5又问我在他面前有什么感觉,我一点都不害臊地说:“当他就在我面前,我觉得我就是刘若英。”

刘若英是胖子的爱徒,她演的第一部电影的导演是我爱的张艾嘉,电影原著是我爱的严歌苓,那部电影的名字,叫做《少女小渔》。

几年前的一天,我从一盘大杂烩上听的一首歌,一个陌生的女声大声唱着:想要问你敢不敢,像你说过那样的爱我——于是反复听,每一遍听都会落泪。歌里有一种我非常熟悉的精神,一种极度浪漫,把对爱情的向往已演变成一种革命主义的浪漫——或者我还是表述不清楚,当时并不知道是为了什么。直到我查到了这歌的作者,便是陈升,而那把有点楞有点直可是却饱含着很多很多情感的声音,是刘若英的。

我经常会有同一个发现,就是我会同时迷恋好几个人的歌,当再了解的细致一点,通常会拍案而起,大叫:“原来!他们都是一伙儿的!”

人们的所爱好的东西经常会出卖他们的性情秘密,在升群面前我们不必要把彼此了解的太清楚,其实也根本不必了解,谁还用说太多吗?不管大家表现的如何怪异魔障——大家都是一伙儿的。

对了,那首歌叫——《为爱痴狂》。

小5,我明白了那种感觉了。2006年11月4号晚上我们为爱痴狂的故事,早已被胖子写到了多年前的歌里,没有什么是巧合,原来,一切早已注定。

夫复何求。


作者:小渔   来源:网络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发表评论

快捷回复: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453人围观)参与讨论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