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升网

《南机场人》歌词

升网 2年前 ( 2017-12-16 ) 262 抢沙发

饺子(引)

    作词:陈升
    作曲:陈升

    父亲 您那里都好吗?季节又变换了 天凉了
    虽然我不知道 现在的您在哪里 但还是要跟您报告一些事情
    三姐去美国了 小宝官校毕业了 新店溪旁的垂柳还在风中飘逸
    我还在原来的地方混著 但是您放心 虽然我们没有像您期望的那么坚强
    说了一堆 也不知道您能不能听得见
    最想念您做的饺子 最想念您说话的模样 最想念南机场

黑梦

    作词:陈升
    作曲:陈升
    编曲:范君豪、恨情歌

    中华路的尽头 是一排有点苍老的矮楼
    楼里住着自怜 住着寂寞跟迷人的欲望
    新店溪的萤火虫 和低头不语的垂柳
    在诡异的台风之后就凭空的散落
    我爸爸说这样的气候 会把孩子给养疯了
    抛枪弃甲来到这里 希望不是一场空
    游移的人生像烫嘴的白酒 他也许不懂 没有人属于任何地方

    非要提到过去为了什么杀了人
    只有愚蠢的年代才有愚昧的借口

    然而
    没有人属于任何地方
    仿佛你也不属于你自己
    人们习惯欺谩你要懂得

    没有人属于任何地方
    仿佛你也不属于你自己
    信仰变成廉价的自怜
    萤火虫与风中的垂柳 偶而在黑色的梦中才浮现
    你从明天夺取了许多 不情愿的还一些给昨天

    也没有觉得谁又抛弃了自我
    
    只是徬惶的年代青春最恼人

    没有人属于任何地方
    仿佛你也不属于你自己
    人们习惯欺谩你要懂得

    没有人属于任何地方
    仿佛你也不属于你自己
    信仰变成廉价的自怜

    啦啦啦啦啦

    没有人属于任何地方
    仿佛你也不属于你自己
    人们习惯欺谩你要懂得

    没有人属于任何地方
    仿佛你也不属于你自己
    信仰变成廉价的自怜

    啦啦啦啦啦

    中华路的尽头 早就变成闪亮的高楼
    楼里住着好人住着坏人还有古老的欲望
    萤火虫与风中的垂柳 偶而在黑色的梦中才浮现

三姐

    作词:陈升
    作曲:陈升

    来来去去的人 看起来都显得很冰冷 登机口的催促声早已点了名
    说不上来是什么样的离情 也不知道三姐是不是想哭
    其实我也不是很懂 只是木然的拥抱着 听见她的心跳声 和她好闻的味道
    她说弟弟我也许有错 但是 死也不回头 爱情只是借口 但是不要让梦想成空
    每个人的生命中像是手上握著单程票 一个人的旅程 就不要期望会有掌声

    三姐你不要哭 尽管大胆地向前走 窗外有蓝天和浮云一样 苍白的梦想
    有一天我会长大 离开欺负我们的村子 飞向地平线的那一边 继续寻找属于我的California

    
    也不知道在什么时候 三姐变得如此勇敢 是爱情的因素吗 邻居们都笑着这么说
    说她把自己的青春赌上了一个漂泊的男人 可是姐姐说她不知道前方有什么 停住了什么都没有
    却换来爸爸的冷漠 他说哪里会有家里温暖 还说自己哪里做错 合住在被诅咒的村子
    你姑娘一个不害羞 却跟一个无赖老外招摇 像你跑了的老母 流着蛮子一样的血

    三姐你不要哭 家里有我看着 窗沿你养的那盆蒲公英 我会记得天天浇水
    有一天我会离开 迎向微风中的蒲公英 飞向地平线的彼方 去寻找自己的Louisiana

    许多许多年以后 我终于慢慢会懂得 不知道前方有什么 但是停住了什么都没有
    三姐你不要哭 三姐你不要哭 三姐你不要哭 三姐你不要哭

捕梦网

    作词:陈升
    作曲:陈升

    他们说你是夜里醒来的风信子 常思念故乡的影子睡不着
    倘若我有双逐梦的翅膀 我就带你回到我身旁
    故乡是我夜夜梦中筑起的小镇 你住在我的小镇里
    流过忘川的河水只为你哭泣 为何你都不明白
    喔 飞向我的捕梦网
    因为只有你 悲伤的风信子 是我心里的芬芳

    我在床前搭起了捕梦网 常思念故乡的亲人睡不好
    是否你已忘了季风来时的呼唤 别了亲爱的风信子
    梦中的耳语 带我回到了故乡 就别让我离开你
    流尽游子眼眸泪水 只为你哭泣 难道你都不知道
    喔 飞向我的捕梦网
    因为只有你不睡的风信子 是我思乡的苦侣

菟丝花

    作词:陈升
    作曲:陈升

    菟丝花它没有家 它睡在竹篱外
    竹篱笆外有春天 季风里有绵绵的乡愁

    是哪一个粗心的小孩 将你搁在我家簷外
    你说不出来自己从哪里来的啊 会在秋天老去
    你没有叶子也没有根 就不会知道泥土的香
    你写了一封长信给你的父亲 也不知道要寄去哪里
    是不是你梦中的星火 是你家乡的模样
    哪里会有人没有家 你又不是天生爱流浪

    嗯嗯嗯 贴在心门上每一天
    菟丝花 你不要伤悲 让我带你去流浪

    布谷鸟牠没有家 牠睡在墙上挂钟里
    
    盒子外面有蓝天 白云捎来家乡的气息

    是哪一个无情的负心汉 将青春关在盒子里
    你啁啾地唱着伤心的歌 谱了旋律的乡愁
    你不曾流浪不曾犯过 就不会知道自由多好
    你的父亲写了一封信给你 只是分离了岁月的长河
    是不是你映在眼中的泪光 含着儿时的梦想
    哪里有人会没有梦想 只是偶尔走了心

    你问我家在哪里 南机场外新店溪
    竹篱笆外有春天 风中绵绵的乡愁

    嗯嗯嗯 贴在心门上每一天
    布谷鸟 你不要伤悲 让我带你去流浪

投机者

    作词:陈升
    作曲:陈升

    后来他究竟去了日本还是美国 就没有再听过村子里的人们说
    然而我心里知道 他应该已经完成了梦想 不再是村民眼中的混球
    我宝哥在部队闹事退下来以后 回到村子说要搞个BAND一刻也没闲著
    他说反攻大陆早已没了希望 像我这样的豆干开出租车都嫌扯

    我要做一个没有羞耻心的投机者 谁又能够看得出来 我是个忠贞的爱国者
    我有我表现爱情的方式 却没有人能懂 效忠于我自己的 高贵的自由人

    村子里的人像见了瘟神一样四处闪躲 台客庄的兄弟找我宝哥来克难饭
    我总是想起他叼根烟 弹著吉它的模样 原来摇滚客儿就是这个调调儿
    他爸爸说你疯了不成一点羞耻心都没有 隔巷那家姓马的孩子都上了哈佛
    你别丢人现眼 戏子一样的无情 忘了领袖国家对你的栽培

    喔 我要做一个没有羞耻心的投机者 谁又能够看得出来 我是个道地的爱国者
    
    我有我表现爱情的方式 却没有人能懂 我是效忠于我自己的 高贵的自由人

    我有我表现爱情的方式 却没有人能懂 我是效忠于我自己的 高贵的自由人

    听说他搭上了飞机去了美利坚 依稀记得那时坚硬的1978年
    那年我们走了领袖 浮沈在一片哀凄之中 没有人挽留我们离开联合国
    我还在部队里打混 前途一片黯然 无精打采地数着馒头
    听说反攻大陆也没了希望 有梦的人都飞向彼方 这是宝哥抛弃村子的借口

    我要做一个没有羞耻心的投机者 谁又能够看得出来 我是个忠贞的爱国者
    我有我表现爱情的方式 却没有人能懂 我是效忠于我自己的 高贵的自由人

    我要做一个没有羞耻心的投机者 谁又能够看得出来 我是个忠贞的爱国者
    我有我表现爱情的方式 却没有人能懂 我是效忠于我自己的 高贵的自由人

斑驳

    作词:陈升
    作曲:陈升

    听说你那个收藏记忆的舖子 已经在秋天里打烊
    然而我还没有准备好要跟你说晚安 我的心情说来不高也不低
    南太平洋的低气压没能在那 新店溪上浮现了一轮情色的月亮

    你常说那个时代没有偶然 你常说那个时候天空常有变形虹
    天使的声音是飘在云端的羽毛 不许凡人触摸
    没有回忆的人从世纪末走开 没有脸孔的人从歌声里走开
    回忆是架在高空的绳索 没有梦的人别走
    摇滚乐是死牢里的叹息 等我喝完这杯再陪你上路
    我们曾经有过一场无悔的战争 就不会在意没有人懂
    走在暮色中的中正桥 享受着轻柔的挽歌
    我们不爱矫情的长调 我们高唱着绝情的小调

    牯岭街那个少年究竟是杀人了没有 纠心的导演在冷漠的人潮里沉默
    
    却在南海路那弥漫着荷香 重庆南路的政客努力表演着贞操
    上帝在宁波西街谋杀了自己 新店溪在南机场有弯情色的月亮

    我们会说那个时代的人都是英雄 每个人都罹患著思乡病
    却辱骂着城市 说台北不是我的家 我们送走了故国也送走了斑驳
    情色的新店溪应该有一弯彩虹 回忆是飘在云端的城堡 音乐停了就散落

    摇滚乐是死牢里的跫音 等我喝完这杯再坚定的上路
    我们曾经有过一场无悔的战争 就不会在意没有人懂
    走在暮色中的中正桥 享受着轻柔的挽歌
    我们不爱矫情的长调 我们高唱着绝情的小调

    听说你 听说你 听说你那个收藏记忆的舖子
    决定要打烊 听说你那个收藏记忆的舖子
    决定要在秋天里打烊 然而我还没有准备好要跟你说晚安

台湾好

    作词:陈升
    作曲:陈升

    雪霁天晴朗 腊梅处处香 一年四季好风光啊 青天白日照
    天天起得早 勤奋又骄傲 全世界都齐声夸赞 都说台湾好
    报效国家 无怨无悔要跟随忠烈 神圣主义 带领我们黑暗现光辉
    巍巍阿里山 赤诚捍卫她 还有妈妈的故乡要亲吻日月潭
    这里是我家 青天白日照 复兴中华 不灭灯塔 都说台湾好

    海阔天空蓝 辣妹处处香 光棍生活很不简单 蟑螂到处跑
    天天吃很饱 上网吃不消 蓝的绿的都随便啦 白色就不好

    亲爱家国 不会后悔文明要优先 主义领袖 不如我们带你逛大街
    巍巍阿里山 我们的故乡 美丽宝岛 不分你我 青春永不老
    这里是我家 自由空气好 找一天来我家泡茶 我爱台湾好

秋月仔

    作词:陈升
    作曲:陈升

    从哪里来就往哪里去 只是不知道他的故乡在哪里
    美丽的女孩嫁到村子里 朋友都叫她秋月仔
    在秋蝉安息的时候我们才明白 命运是无法掌握的舞曲
    不怎么高贵也不自卑 生活是火焰里诞生了玫瑰
    没有什么是你要惋惜的 送别的队伍奏著漠然的进行曲
    从哪里来就往哪里去 送别的队伍奏著漠然的进行曲

    落在哪里啊 就往哪里栽 她的男人在星夜出门没有再回来
    留下了一屋子的菊花 和玫瑰一样的秋月仔
    两鬓已斑白的时候我明白 命运是无法预支的未来
    不用太欢喜 也不要哭出来 命运是一个人跳的舞曲
    两鬓已斑白的时候我明白 命运是无法预支的未来
    不用太欢喜 也不要悲哀 生活是咸酸苦甜 遇到外省猪
    从哪里来就往哪里去 送别的队伍奏著漠然的进行曲

牯岭街那年

    作词:陈升
    作曲:陈升

    故事都还没有结束 你留下一屋子的人在暗黑里无助的思索
    恐怖份子依稀是吸了毒 在那个没有颜色的年代
    走在牯岭街的人只有你自己最清楚 跌宕在红灯的汀州路
    稻草人的歌 道尽了早熟天才的孤独 南机场外盖了新村
    你说去他妈的 阻碍了野鸽子的黄昏

    那些年的牯岭街 有些讪笑有些泪光 谁来为你刻上不朽的墓志说明曾活着
    我们都是活错了时代的信天翁 依赖著幽暗的星光 飞向梦中的次大陆

    我不知道风要往哪一个方向吹 只有感觉到孤独的滋味 在呼唤着你
    就把你的生命爱恋都一一的消灭 于是我们只有感叹那如花雨一样的岁月

    
    忧伤的女人在海滩上坐了一天 把每个人的天空都感染地很无言
    如果有一天能在电影散场的时候遇见你 即便过了许多年你必须要为我解开心中的苦
    竹篱笆外的晴天 那永远不老的情歌 是寄予怎样的容颜和枯肠的爱恋
    忧伤的女主角老了 但是记忆没有你不是好导演
    总是给人留下一屋子的困惑

    那天风起的时候 我们是崖上纵身一跃的信天游
    也许人们曾听说过 我们的故事 也许人们不会在乎
    也许会在云门之外 相逢在梦中的亚特兰提斯

    我不知道风要往哪一个方向吹 行者也不觉得在花雨中阖上了眼睛
    如花是斑斓的生命 又如雨一样的悲凄
    于是我们只有感叹你可以自由挥霍的岁月


黑潭

    作词:陈升
    作曲:陈升

    军帽上的羽徽在寒天里闪了一夜 天明时他已在故国的八万呎上空飞行
    他给养的菊花浇了水 他给单车上了炼 掩上了木门呜咽有声却头也不回
    忠义门上的党徽之前从来没有人后悔 天明时他已在母亲的坟上八万呎高空飞行
    他给孩子盖了被 他听见夫人的呜咽 黑潭里有太多无名的鬼魂

    啊

    I never try to make you understand
    I gotta go there's nothing I can say
    I even forgot how to spell my name

    故乡的月色如此冷漠 谁也无法阻止黑潭将我的青春吞没

    I never try to make you understand
    I gotta go there's nothing I can say
    I even forgot how to spell my name

    故乡的山河甜甜睡去 天明时我会流着泪睡在你怀里
    他给仪器开了机 听见耳机里的喘息 黑潭里又来了无名的鬼魂
    孩子问他爸爸那一夜去了哪里 这个村子受了什么诅咒孩子都没有父亲
    他养的菊花早已枯萎 他的单车早已腐锈 谁也不能说黑夜里会有蝙蝠出没

    啊
    

    I never try to make you understand
    I gotta go there's nothing I can say
    I even forgot how to spell my name

    故乡的月色如此冷漠 谁也无法阻止 黑潭将我的青春吞没

    I never try to make you understand
    I gotta go there's nothing I can say
    I even forgot how to spell my name

    故乡的月色如此冷漠 谁也无法阻止黑潭将我的青春吞没

    I never try to make you understand
    I gotta go there's nothing I can say
    I even forgot how to spell my name

    故乡的月色如此冷漠 谁也无法阻止黑潭将我的青春吞没

    I never try to make you understand~

    来不及问你甘心吗 迎向你日日夜夜思念的故国

    来不及问你甘心吗 迎向你日日夜夜思念的

饺子

    作词:陈升
    作曲:陈升

    饺子圆圆地 饺子煮熟了 饺子尖尖地 饺子甜甜地
    饺子圆圆地 饺子煮熟了 饺子尖尖地 饺子甜甜地

    父亲 天凉了 最想念您做的饺子
    最想念您说话的模样 最想念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发表评论

快捷回复: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262人围观)参与讨论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