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升网

陈升《无歌之歌》快乐就够了!

升网 3个月前 ( 08-19 ) 300 抢沙发

3976be01-0182-4b6a-a91b-c4fe275db1de_zsize.jpg

听说陈昇要来马来西亚开演唱会了!过去3年,陈昇马不停蹄推出4张全新专辑。戴着白色爵士帽和花衬衫归乡,像一个老灵魂唱起对土地的温柔、细腻和人文关怀。

新专辑不走花俏,而是很实在地“说故事”。专辑内多首歌长都超过5分钟,且30秒前奏还在停留在乐器演奏,这两件事确实很挑战流行音乐的容忍度。然而,年轻的陈昇真的有过流行偶像光环,他的“昇式情歌”经过岁月锻炼,开始走向自由和捉摸不定,比起早期的〈恨情歌〉和〈把悲伤留给自己〉,现在大多新歌相对来说,呢喃的篇幅更大,粉丝也更难在KTV点唱。

尽管如此,我们又能如何?因为陈昇就是陈昇,旋律是他的,歌词是他的,他喜欢这样唱,我们一点意见都没有;再说,用乐理解析他音乐的好坏,根本毫无意义。因为伴随他一路走来的歌迷,欣赏的兴许不全然是他的音乐,更多的是:他对待生活的态度。

现在的他有点缅怀过去美好,也述说时间授予的人生道理。〈雨晴〉是一首台国语交错的歌曲,随着口琴带出外婆的教诲:“她(外婆)把我揣在怀里轻声的说/孩子真希望你不要长大/不要学多情的王宝钏/长大了背负爱情的苦……你要学无情的樊梨花/永远要对自己好一些/小小的我哪里知道……真爱让多少人生孤独”;而〈琥珀〉的歌词宛如写给年轻人的信笺:“简单的话最不好说”“有时候我们并不快乐/也看着灯芯撚灭”“没有人敢说他属于明天”,这些既文学又通俗的文字就像心灵励志书中的段子,你可以用来映照不完美的人生,也可以用来发现生活的小确幸。

李宗盛在《沙丘》里写人生历练,罗大佑写《家》;迈入花甲的陈昇似乎有一种特权去写爱慕、眷恋和男欢女爱,而不让人觉得突兀。新歌〈舞台剧〉和〈不睡〉里有些俗气的爱情,但陈昇写的又不仅止于爱情,无论是调侃还是怀疑这个时代的迷失和混乱,他在音乐里提出的问题,往往似在提醒:你快乐吗?你我在听歌之余,还能想想这答案的方向,也许就够了。
54f7f703-2729-4061-b5f6-7dee63d1b904.jpg
d52be00b-ad89-49c2-8530-ef9ba4720de7.jpg
作者 : 谢敏洁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8-19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发表评论

快捷回复: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300人围观)参与讨论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