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升网

恋上陈升

升网 14年前 ( 2006-09-24 ) 721 抢沙发

印象中,陈升是没有青春的,或者说,我总想不起来二十岁的陈升是什么样子的,甚至想象不出他爱上一个女子时的表情。


他总是玩世不恭地晃着他的大头,笑眯眯地坐在台上唱歌。那些情,统统都是旁人的,与他无关,所以他才能没心没肺地唱:“是二十岁的男人就不怕孤单,笑说风花雪月算什么。没有哭只有笑,笑我年少的荒谬。”

有一些仅存的片段,每一幕都叫人印象深刻。


任贤齐曾说,老陈升是个用生命唱歌的人,他曾亲眼看见他在舞台上唱到流鼻血,眼睛血管爆裂,却依旧自顾自地唱下去。


而在莫文蔚的演唱会上,他自黑暗中走来,穿格子衬衣,邋遢的模。,阿莫笑盈盈地唱着《把悲伤留给自己》,轻轻后仰,躺倒在万人瞩目的舞台上,风情无限。他一脸坏笑,作势解开衬衫扣子,台下惊呼,情绪蓄势待发,又尽在他的掌握之中。


奶茶的演唱会,他一身西装,干洗店的牌子还没有拿掉,脚下一双球鞋叫人忍俊不禁。唱歌的时候脚一踮一踮,表情投入。奶茶求他抱一抱她,他便红着脸,像十七八岁的小男生,然后口齿不清地说:欢迎大家来参加我女儿的演唱会。

他这样刻意地用“我女儿”这个词,只不过是想说,在他心中,她只是个女孩子,脸会红,说话轻声,有一份盒饭吃便感激不尽。她的那些风光他视而不见,她的那些隐匿的心事,他亦不肯看见。


奶茶跟着他做助理那些年,始终只是个穿白衬衫牛仔裤的胖乎乎的小丫头,拖着行李抱着吉他跟在他身后,他慢悠悠地拖长了尾音说:奶茶,把垃圾倒掉!奶茶,去买八人份的便当!

于是,她便永远是他的奶茶,即便贵为亚洲影后,在自己的演唱会上看见突如其来的师傅,还是涨红了脸,眼泪撑在眼眶里,歌声里有哭腔,又不敢肆意欢喜。那一首歌,叫《为爱痴狂》,他曾对她说:“奶茶,如果你唱不好它,我就把它丢到垃圾桶里。”


多年后的她,再也唱不出当年的那份恣意任性了,真不知,是她老了,或是他老了。她只记得当年唱片大卖,不知道该怎么掩饰自己的惊喜,跑去他身边说:升哥啊,我的唱片卖到销售排行榜第一咯。


好像小孩子考试拿了第一,跑来和父亲说。


陈升眼睛都不看她一下,问:那又怎样?


这是他的风格。什么繁华都不能入他的眼,他只在乎,她是否唱出了真感情。


他对待她,从来都只是这样言简意赅。

如果说他也有八卦,这或许是唯一一个被人猜度着,揣测着,不敢肯定的隐秘的情感,可是他如此坦荡,倒让那些八卦的人们觉出自己的猥琐来。或许他就是疼爱她,自游泳池边看见那个眼神明亮的女孩子,就认定她的固执和任性与自己一脉相承,他只是在她身上,找到了一种任性不羁的血。这血里,有生命之光,让他们无论在什么地方什么角落里,总流露出与旁人不同的气质。


在你的生命里有没有这样一个人,亦父亦兄地看着你成长,宠溺但不纵容,疼爱但不纵情,克制的,保持一定距离地守着你。突然间,你想起他的脸,哗地一下照亮了记忆。原来,每个人都曾遭遇过这样的情感,它,虽不是爱情,却比爱情温暖,持久。

每一年的年末,他都要开巡回演唱会,地方并不很大,场场爆满。只有在他的演唱会上他才不那么窘迫,才能肆意捉弄嘉宾,玩得兴高采烈。某一次,奶茶被他抓来唱歌,他们唱着跳着,如入无人之境,丝毫感受不到台下的尖叫和掌声,最后,在音乐的高潮,他抱住奶茶,亲吻她的脸。
那是我第一次看见他亲吻一个女人,充满了热情和温暖。


奶茶瞪大了眼,回头看观众,那么多人,都在高声地喊叫着,她笑着捂住嘴,陈升坏笑地看着,脸上有喝了酒才有的热烈。那一刻,她是他的,无论青春或苍老。


看见这一幕,又怎么相信那不是爱呢?

有些迷惑了,可是又甘于被它蛊惑,因为你自己也有些恍惚了,那个人和你之间,到底有没有一些不能明说的情愫?他,亦亲过你的吧,不过,没有欲望,蜻蜓点水而过,只留下怔怔的你,立在原地发呆,像舞台上那个不知所措的奶茶。


爱上了这个没有八卦的男人,注定是一场没有结局的演唱会,日日繁华,却夜夜凄凉。


好在,恋爱本来就是一个人的事,只要我愿,它便可盛放下去。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阅读
分享

发表评论

快捷回复: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721人围观)参与讨论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