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升网

陈升的《北京一夜》与百花深处胡同的渊源

升网 12年前 ( 2008-01-23 ) 391 抢沙发

2013020546448517.jpg

"十里楼台倚翠微,百花深处杜鹃啼。殷勤自与行人语,不似流莺取次飞。惊梦觉,弄晴时。声声只道不如归。天涯岂是无归意,争奈归期未可期。"第一次读到"白花深处"就是在晏几道的这首词,当时已经觉得美了。多年后,听到《北京一夜》,听到了百花深处胡同的故事。明代万历年间,一对年轻张氏夫妇,勤俭刻苦,在北京新街口以南小巷内,买下20余亩土地,种菜为业。数年后,又在园中种牡丹芍药荷藕,春夏两季,香随风来,菊黄之秋,梅花映雪之日,也别具风光,可谓四时得宜。当时文人墨客纷纷来赏花,于是这个地方被称为"百花深处"。张氏夫妇死后,花园荒芜,遗迹无处可寻。这个地方变成小胡同,但百花深处的名字,却一直流传了下来。

数百年后百花深处还在,只是我们再也看不见"捧着绣花鞋的老妇人","把酒高歌的狼族",也听不见千年等待城门打开的呼唤。曾经是风云集散之地,曾经是文人名优之家,夜空中都荡漾着咿咿呀呀的管弦丝竹。那斑驳残缺的琉璃瓦、那早已落了漆的朱红木门、那胡同深处的叫卖声,那旧砖墙上的青苔,那燕京的繁华旧景背后的无疾而终的爱情,那暖酒愁肠的少年情怀,跟着陈升我回到那个峥嵘的岁月。没有喝酒,却已经惶恐迷醉。

非常非常喜欢陈升,他的歌更多弥漫的是中年男子的寂寞和忧伤,轻描淡写地调侃着人世的无情与人生的无奈,用最平淡平凡的言语将人在不知不觉中打动,触动往往是人心灵最柔软的地方。听说这首歌,是他录了音以后,喝高了,跑到地安门一带逛了一圈,忽然找到的灵感。这次他触动的是民族伤心的魂,多少游子散客在听到它时被那个丝竹侵耳的老北京迷醉,拿起行囊,来寻找百花深处的花香,又有多少人是失望而归呢?在这片灯光越来越多的土地还有多少京味呢?陈升的酒后之作,勾起多少人对那个北京的哀思,我便是其中之一,想迷失在百花的深处做一场红颜白发的旧梦,听一听胡同的吆喝,闻一闻京城里的淡淡墨香。只能跟着陈升的高歌、刘佳惠的京腔做一场梦罢了。现在的北京太过轻佻。

当年为建地铁拆到北京的古城墙时,许多北京市民纷纷把拆下的城砖抱回家中保存,做为留念。随着城墙的倒掉,我仿佛听到历史裂掉的声音。老舍描述百花深处时写道:"胡同是狭而长的。两旁都是用碎砖砌的墙。南墙少见日光,薄薄的长着一层绿苔,高处有隐隐的几条蜗牛爬过的银轨。往里走略觉宽敞一些,可是两旁的墙更破碎一些。"陈凯歌在《十分钟,年华老去》里的一个短片《百花深处》,为我们呈现的是一片废墟,"拆"字触目惊心,林徽因曾说:"有一天,他们后悔了,想再盖,也只能盖个假古董了。"后悔了吗?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前尘旧梦、物是人非。

多年以后,陈升酒醉误入百花深处做了一场未完的梦,却让听者听痴了,不见了淡定从容。梦醒之后,千年之后的城门还是不开,良人还不归来,不小心为这个城市留下许多情...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发表评论

快捷回复: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391人围观)参与讨论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