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升网

陈升:对不起我一定要辜负你

升网 10年前 ( 2010-07-22 ) 1113 抢沙发

陈升,台湾著名歌手、音乐制作人,作品注重思想和表达自我,文艺气息浓厚。主要作品:《把悲伤留给自己》《北京一夜》《最后一次温柔》《二十岁的眼泪》《风筝》《恨情歌》等。

  不知道有多少人喜欢陈升,窃以为,一旦喜欢上这个男人就会欲罢不能。他年过半百,一贯嬉皮散漫放荡不羁,却自有一股孤傲混合着天真的魅力。在乱糟糟的2010年华语乐坛里,他竟然冷不丁地就发片了,名字有点欠扁地叫作《P.S. 是的,我在台北》。同样是说着城市故事,比起林一峰那种风轻云淡的香港情怀,陈升要浓烈得多。如果说林一峰是清茶咖啡,陈升就是老白干,还像扎根于市井的纪录片,泛黄的影像里有着丰富的过去。

  他其实是个低调的人,儿子18岁了,对于他背后的那个女人我们却一无所知。然而,因为刘若英,因为这个为爱痴狂的女人,我们得以窥见这个外表粗糙的男人隐秘细腻的情感世界。

  A

  只肯做她的师傅

  要说陈升的爱情故事,奶茶刘若英是无法回避的名字。他跟她的故事实在太复杂,但又好像很简单。师徒?知己?情人?终究还是他已婚,她未嫁。

  1991年,经好友介绍,刘若英认识了台湾滚石乐队的著名歌手兼音乐制作人陈升。陈升邀请她到自己的新园工作室担任制作助理。3年的朝夕相对,刘若英对这个率性真实、才华横溢的男人情根深种。

  陈升爱喝奶茶,每日必饮,大家好奇:“陈升,你怎么这么喜欢奶茶?”陈升笑着说:“因为奶茶有奶的芬芳却不像奶那么腻,有茶的清淡却不像茶那么苦涩,所以奶茶可以喝一辈子不会腻味。”陈升又看着刘若英,半是打趣半是认真地说:“刘若英就像一杯奶茶!”从此,刘若英有了奶茶的昵称。

  然而,除了对刘若英的赏识和怜爱,陈升似乎没有更多的举动。对于一个2l岁的少女来说,刘若英的感情遭遇是残酷的,她还没有享受恋爱就已经失恋了。因为,她爱上一个不能说爱的男人———31岁的陈升已经是个有妻儿的人了。

  为了忘记爱情的痛苦,刘若英把全部精力都放在工作上。1991年9月,刘若英在北京一个小酒馆里喝得烂醉。她借着酒精的力量,给陈升发了一个快件:“或许我永远无法和你在一起,但我的心永远追随你……”

  这封只有几句话的信给陈升不小的震撼。一天晚上,陈升第一次单独约会刘若英。晚霞中,他意味深长地轻拍刘若英的头:“你是个很有才华的女孩,就像风筝,属于你的天空很高,你应该自由去飞翔,不要被我给你的天空局限了。”刘若英坚定地说:“可风筝的线在你的手里,只要你拉一拉风筝的线,我无论飞到哪里,都会回来的!”面对这样一个真性情女子,陈升不忍心说出更直接的话去伤害对方。

  陈升所能给予刘若英的就是对她事业上的支持和鼓励。他为刘若英写下了很多经典歌曲,如《为爱痴狂》。1995年,陈升又向张艾嘉推荐刘若英演出《少女小渔》。《少女小渔》为刘若英赢得1995年亚太影展最佳女主角。从此,蛰伏多年的刘若英开始了事业的腾飞阶段。很快,她出了第一张歌曲专辑《少女小渔的美丽哀愁》,从音乐制作助理变成了一个独具人文气质的“才女歌手”。为了让刘若英在事业上有更大的发展,1996年,陈升主动中止了和刘若英的合同。

  2002年,陈升和往常一样在台北举办跨年度演唱会。演出结束后,刘若英站在陈升面前,当着所有人的面问道:“你能给我一个拥抱吗?”这个要求像惊雷一般在歌迷间炸开了,

  人群顿时安静下来。只见陈升迟疑了一下,最终只是用他厚厚的手掌拍了拍刘若英的头。两行泪水刷地流下来,刘若英明白了,他要将与她的一生缘分都写成“师徒”二字。这么多年来,刘若英参加了陈升的每一场演唱会,但是从此她不再参加了。

  B

  让人绝望的爱情

  2005年12月,刘若英和陈升同时应邀参加了侯佩岑主持的《桃色蛋白质》节目。这期节目其实是给刘若英的,陈升作为嘉宾参加,他们师徒,已很久没见。但实际上主角从头到尾变成了陈升,因为刘若英一开场就崩溃了。整个节目,她基本没有办法好好说话,只一直在哭。她喊他师父,可大家都看得出不仅仅是师父。

  陈升的话并不多,字字掂量。他所有的话都是对着刘若英说的。

  他说,当在亚太影展,刘若英成为影后之后,我就对她说,你可以离开了,不要再黏我。你有你的梦,我有我的事情要做。我会是那种永远都让你找不到的爸爸,而不是一个每天问你是否回来吃饭的爸爸。你不会找到我的。

  他说,你一个女人,永远不要对别人和盘托出。因为你将来是要嫁人的。如果都交出去了,那么等结婚的时候,还拿什么留给你丈夫呢?

  当刘若英哭到进行不下去时,陈升说:“给你们唱首歌吧。奶茶要听什么?”

  刘若英说,《风筝》。

  于是助理弹吉他,他伸着腿慢悠悠唱:“因为我知道你是个容易担心的小孩子。我是一个贪玩又自由的风筝,每天都会让你担忧。”当最后“所以我会在乌云来时,轻轻滑落在你怀中”时,陈升做了一个小小的张开翅膀的手势。刘若英眼泪哗啦掉下来。

  整个节目里陈升语气起伏最大的一段话,是说刘若英的恋爱。

  他说:“我觉得只要是一个女生,就应该有一个啰里八嗦的、或者是个讨人厌的家伙,随便,随便一个,去保护她。随便就好了——随便!只要有一个人可以去保护她。司机老王啊或者什么的都可以,随便,可是,你现在是怎么了呢?”——他对刘若英伸出双手,质问她:“你现在是怎么了呢?全世界的男人都死光了么?这是我最介意的一件事了!”刘若英茫然失笑,无言以对。她垂下的眼睛里有绝望。或许她在想,既然应该有一个男人来保护她,既然是随便、随便的一个就好,那为何,不可以是你呢?这种听起来关切至深的言语,其实包含了多么置身事外的拒绝在里面。它不会令人宽慰,只会彻底心碎。

  这是一次场面失控的采访,刘若英如果不是在哭,就是冒出突兀的傻笑,或者环顾左右而言它。她一直对侯佩岑说,我们很久没见了。我都很少见到他,他不肯见我,也不肯来听我的演唱会。他都不要见我。

  陈升说:“好了,我给你们唱歌吧。都不要哭了。”

  他在前奏阶段的时候很认真地竖起指头,对侯佩岑和刘若英说:“不要再打扰我,OK?做完这期节目我就闪了,佩岑,你不要再叫我来了,我很忙,我要去做我的事。奶茶,你也去忙你大陆演唱会的事。我们大家再见,好吗?”

  陈升拿出口琴吹了最后一曲《然而》。“然而你永远不会知道,我有多么的喜欢,有个早晨我发现你在我身旁。然而你永远不会知道,我有多么的悲伤,每个夜晚再也不能陪伴你。有一句话我一定要对你说:我会在遥远地方等你,直到你已经不再悲伤。i want you freedom like a bird。”

  刘若英含泪和他一起唱:I want you freedom like a bird……陈升唱歌时,始终微笑地看着她。这是最后一曲,唱完,就会离开,从他的表情里可以看出他的决心。

  C

  风筝的线在她手里

  在奶茶刘若英面前,陈升如兄如父,然而,在另一个女人面前他却是一个永远长不大的孩子。他的朋友和徒弟们亲切地称她为升嫂。有网友说,一直以为刘若英爱陈升已经爱得很疯狂,但看了升嫂写给升哥的信,才发现,在他身后自有高人——

  二十几岁,我们在唱片公司共事时,他租屋在天母。冬天每天都穿着一件空军蓝色、旧旧的夹克,一个书包,一顶棒球帽,骑着一辆前面拉杆的摩托车,露著憨憨的笑容在公司进进出出。午餐他都吃得十分简陋,但公司聚餐时,却常看到他大快朵颐的模样又吃又带的,令人费解。后来才知道,他独自在台北生活,一切都得靠自己省吃俭用带加班。

  在创作初期,他对于风格的定位,也一度徘徊犹疑在主流或非主流的路线间。然而他终究选择了坦然地面对自己,走自己的风格,就这样一路到现在,仍不改初衷。

  天蝎座的他,当在面对事业与家庭的同时,常会有两难不知如何面对的态度。有时候会感到很黏你、很迫切需要你,有时候却又想逃离你……他说:“在家里,有时看到我不说话,我并没有生闷气或对什么不满,其实我满脑子都在思考创作的方向,公司的问题,下一步该怎么走……”

  年轻时,如遇到我们沟通不良的时候,他索性背着包包游走去了!现在,同样情况,会见他去超市采买一堆食材回来,光着膀子,开始发挥他的创意料理。

  我曾经对他说,你这家伙好幸运,因为你非常喜欢你的工作,虽然也会有压力,但你乐在其中! 他也颇认同。

  从儿子还在读小学时,就每天游泳的他,到现在,依然如此。只是这几年除了每天游泳外,又多了项“铁人三项”的练习。每周选一天,他会与朋友去台北近郊的山区,跑步、骑脚踏车,从不间断,甚至下雨、台风天,也不想放过练习的机会。

   身为他的伴侣,看他从陈志升到陈升再到现在的升哥,有时脑中会闪过“希望他仍是那个戴着棒球帽穿空军夹克,质朴笑容的他”,但知道生命的浪潮会推着我们不断地往前走,五十岁爱说冷笑话、爱喝红酒,已经是被很多人期望、认定、依靠,或有距离不解的升哥了!

  无论如何,这样一个丰富创作且行动力强的人,在五十岁迎面而来之际,我想不只是岁数的添增而已,说不定会重新面对一个会让自己跌倒、更funny的陈升呢!

  不是轰轰烈烈生离死别才叫爱情,相濡以沫患难与共是生活,更是爱情。

  陈升说,《风筝》其实是为太太而作的,他才是那只贪玩爱自由的风筝,线一直牢牢拽在太太手里。


作者:记者田然综合整理   来源:楚天金报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阅读
分享

发表评论

快捷回复: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1113人围观)参与讨论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