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升网

陈升和那个17年的梦想

升网 8年前 ( 2011-10-27 ) 430 抢沙发

我们是一群听着台湾音乐长大的人,于是我们在2010年年尾踏上了平生第一次的宝岛之旅,只为一个人延续了17年的跨年演唱会,这个人,叫做陈升。


组团去宝岛看陈升跨年一度成了一个小小的新闻事件,因为不只我们,豆瓣上也有人组团去了台湾。最终,我们决定十几人的小团体行动,差不多十年前我们因为音乐相识,这一次再度为了音乐踏上旅程。


这不能算是去看一场严格意义上的跨年演出,为了买到最好的位置,我们选择了1月1日那一场。当然这并不重要,后来我们知道升哥在零点过了差不过快一个小时才和大家倒计时,我们去看的那一场,也是零点过了快半个小时,又和升哥倒计时了一次,舞台上的时间主宰者是陈升,这就是他的逻辑。也因为这个逻辑,在演唱会超过零点就要罚款的台湾,唯有升哥的跨年被管理部门网开一面,可以唱到尽兴,于是2010年12月31日那场是第二天凌晨两点半结束的,我们看的那场是第二天凌晨快三点结束的,这是陈升定律中的一条。


陈升第一次在台北办跨年的时候,是1994年,那一年我还在念中学,买了第一盒陈升的磁带,是精选集《魔鬼的情诗》,现在我把这个巧合当作一种开启,它开启了人生中一段甚为精彩且重要的旅程,是和音乐和成长和感动和梦想,以及和一颗永远年轻而滚烫的心有关的旅程。


我们这群人里大部分都去看过陈升第一次在大陆的演唱会,看完很久都觉得恍若梦中。这一次的跨年就更原汁原味,有张宇、萧煌奇、黄连煜、左小祖咒当嘉宾,有少数民族小孩的童声。那天有点疲惫,因为必须跟团旅行,所以早上7点多就从台中发车往台北赶,前一晚又只睡了四五个小时,听演唱会的状态并没有那么好。但我的眼泪还是在《风筝》的歌声里夺眶,同伴们的眼泪又在《20岁的眼泪》的大合唱里再度落下,“是20岁的男人就不该哭泣/因为我们的梦想在他方/到40岁的时候我们再相逢/笑说多年来无泪的伤口/没有哭只有笑/笑你当年的荒谬/没有哭只有笑/笑我一个人走出风中”这是友情的见证,也是成长里心酸和压力的爆发,尽管我们远远未到40岁。我们从未放弃对音乐的热爱。我们彼此看着和那些曾经爱过的人分开,埋掉伤痛,重新出发,如今身边都有了固定的伴侣,进入了人生另一个阶段。这是一种怎样的沉淀,又是一种怎样的释放。

今年陈升跨年的主题是“我们曾爱过 就不怕岁月能怎样”,多么贴合我们这群人的心态。看完陈升的跨年,朋友们有的说了了心愿,已经没有遗憾,我却已经期盼着再度重返宝岛。我们的生命里总有那么多未完成,我们还有梦。


作者:时报记者/王晟   来源:青年时报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发表评论

快捷回复: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430人围观)参与讨论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