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升网

读陈升新书:写歌容易,写你太难

升网 8年前 ( 2011-04-18 ) 273 抢沙发
很做作地,我在心里先背诵“只要我有一天还崇拜着爱,崇拜着自由冒险和善良关怀,我就会继续对你,表达着我的崇拜。”这段“台湾陈老师”的原话,然后又摆出一副流氓的微表情,开始看陈升的这本《风中的费洛蒙》。

  难道青春真的来去匆匆,还来不及在我身体里留点儿痕迹吗?所有的文字抱成一个团,在各种闽南腔普通话的交夹之下,七零八落地碰着我的身体,试图找一个旧伤疤,以证明它们确实来自我的过去……

  爱情爱好者们,试图在这样一本书里寻找关于大家意淫了很久的,关于陈升与刘若英的爱情证据。但也许有些爱情,从来就是没有根据没有由头,因为这些爱情本来就是被观众与看客编织出来的。

  所以费洛蒙在风中飘来飘去的惟一结果,无非就是让年轻人躁动不安一些,然后让这些躁动不安的年轻人失魂落魄地看着旁若无人的情侣费洛蒙的惟一似乎一直就是这样,爱情的主角一直都很麻木,刺激到的都是那些没有爱情的孤儿。

  我好奇地想知道陈升本人看到“首部男女情欲短篇”、“爱情的躁动与无奈,欲望的焦灼与难耐”这样的字样出现在封面的时候,是不是会像他一贯以来的那样露出台客的笑容反正我是笑了,就像看到他在各种胡闹的台湾综艺节目里胡闹时一样笑了。

  我很怀疑这才是这本书的初衷:“喂,这里是绿岛呢!绿岛埋了多少冤骨!牛头山那头的水牢里的铁链都还挂在那儿哪,要不柚子湖再过去那里有一个乌鬼洞,那是以前的刑场,死人不计其数哪!”

  我很喜悦于风中的费洛蒙中一直都有这样的一对兄弟:“为什么上一辈人都那么不快乐啊!是不是因为他们都没有回忆,或者是他们都没有音乐,不搞BAND?”如果,这本书就停在这里,该多好啊!

  可惜不是,关于情欲的两难与纠缠才是“费洛蒙”的目的,于是那长长的一串又一串的中年男人与“蛮横地进入他的灵魂”的她的情欲两难全的故事,就成了那些“有音乐,搞BAND”的兄弟们口中的“去死”的情侣们。

  “写歌容易,写你太难。”哪怕你是陈升,也不得不同意这句来自你并不喜欢的李宗盛的歌词。

  陈升估计也“懒于扮演自己了”于是他扮演了一个恨情歌的男人,扮演了一个奶茶的爸爸,扮演了一个“陈老师”的偶像,扮演了一个爱吃台妹豆腐的讨论宇宙的台客,扮演了一个有大情怀的音乐人,扮演了一个摄影师,扮演了一个作家……那,陈升自己是什么样的呢?

  就算这些故事像极了时尚杂志里的情欲小小说一般,充满着养尊处优之后的落寞与伤感,以及从来就没有灵魂的思想交流,但因为我必须相信自己被音乐及音乐人打动的心灵,是艺术的美好的,所以,我忽略了所有的庸俗的“外衣”,以肉身的谦卑完成对文字的膜拜。


作者:书评人/孙晓筠   来源:新京报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发表评论

快捷回复: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273人围观)参与讨论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