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升网

喝杯普洱茶,听陈升唱丽江

升网 7年前 ( 2012-06-13 ) 488 抢沙发

2013010666713081.jpg

基本上,喜欢流浪的人都喜欢带着相机,陈升也一样。专辑内页中有很多陈升自己拍下或被拍的照片。在丽江被越来越多的人斥为“商业街区”的时候,陈升的“丽江”或许能唤起你最初的一丝感动。

去年底才发过唱片的陈升,在本月初又推出了一张全新专辑《丽江的春天》,这一回,陈升的流浪脚步落到了云南的丽江古城。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他表示,今年春天,他是因为找茶叶才被朋友带到丽江的,这些歌里都飘着一股茶香味,所以“听这张专辑,一定要先砌壶普洱茶,然后边喝边听才能出味道。”此外,这张专辑也是陈升推出的“流浪日记”系列的首部曲,这个系列从云南丽江开始,下一站,他还打算去长白山的天池和黑龙江的兴凯湖。

  采写:本报记者 黄锐海

  并不是完全写丽江

  近年来,陈升的身影经常在内地出现,他的作品也频频以内地城市为主题,例如去年推出的专辑《这些人,那些人》,就有关于上海的《告诉妈妈》、《在上海走过》,还有描写青岛的《青鸟日记》等等。今年,陈升继续在内地游荡,这张《丽江的春天》里的大部分作品,就是他今年春天去丽江游玩时得到的灵感。

  但陈升还强调,这张专辑并不完全是为云南丽江而写,只是把在这个地方所获得的一些感触写进了歌里。“其实大部分曲子是在台湾时就写好的,后来去了丽江,就被这个地方吸引住了,然后在那里写了一些歌词。但这张专辑的歌不是全部都与丽江有关,例如里面的一首《叭嗡嗡》,就是写自己在台东一个叫‘叭嗡嗡’的海边小城镇里的一些感受。”

  因为找普洱茶,被朋友带去丽江

  谈到这次丽江之行,陈升表示纯粹偶然,而他原本去云南的目的,其实是找茶叶的。陈升说,在去年那张专辑里有一首《青鸟日记》,这首歌是他在青岛时写的,里面有些附笔,“歌里唱到了一些朋友,例如海浪、飞鸟,这些朋友其实都是存在的,他们年前就约我去云南的西双版纳,说一起去找茶叶。其实我对中国的西南还是满模糊的,我爷爷十年前去过云南,跟我讲过这地方,但我没去过,然后这次我就和我的夫人还有同事,以及在青岛认识的这帮朋友一起去了西双版纳,去那里找茶。”

  到了西双版纳,陈升在那呆了一段时间,之后又机缘巧合认识了一群丽江来的新朋友,结果这些新朋友又把陈升带到了丽江去,“我们去到的时候是半夜,也没什么特别感觉,只知道这里是个古城,不觉得有什么特别的兴奋,但第二天一早起床,推开门就看到玉龙雪山,就突然吓呆了,这么一座真实的五千多米的高山,就在你面前,很震撼。”之后,陈升在那里写了《丽江的故事》这首歌,以及专辑中的大部分歌词也在那里完成。

  继续写流浪日记,下一站是中国北部

  陈升说,他之前的专辑有很多歌曲都跟流浪、旅途有关,但并没有把这作为一个核心的主题,这一次,他希望做一张真正有在旅途上感觉的唱片,“毕竟年纪大,开始有点紧迫感,年纪越大,就越觉得自己有很多地方没去过,就想趁着还走得动的时候,尽快把这些地方都跑一遍。”这张专辑,陈升把它定义为“流浪日记首部曲”,而接下来,他还会继续写国内的其它地方,甚至全亚洲都在他的行程范围内。“下一步,我的计划是去中国的北部,例如长白山的天池,还有黑龙江的兴凯湖,很可能我下张专辑就会有些歌是写这些地方的。”

  地图之外的乌托邦

  摇滚乐和民谣是陈升的宿命。音乐里,陈升的降落和腾空从来都是极端、丰满。现在,陈升又拿出他的新唱片来证明,他依旧活在不断的矛盾和不断的创造里。

  流浪是每个文艺人士青春梦境的组成部分,陈升的流浪,和流浪中发现的“春天”就是这张唱片的主题。如果要将他这张唱片的风格作一个横向对比最适合的只有两个,一是披头士(The Beatles)的那首摇滚国歌《Hey Jude 》,这是因为专辑开场的那两首《我爱贾苏切》和专辑的同名歌《丽江的春天》。大量合唱和轻松的吉他伴奏,以及软摇滚节奏的鼓,显示出流浪不是一个人的,陈升是带着乐队一起去走,一起去感受和周游。

  一个人的梦想可以叫理想。一群人的梦想连接在一起,只能称呼为乌托邦。因此,《丽江的春天》确实就像是生长在一群流浪人梦境的幻象。吉他是纷飞而清脆的残影。歌声是嘶哑与疯狂之间的游走。合唱是纯洁与了无牵挂的率性。

  还有一个横向对比的是U2乐队,先说吉他吧,U2的吉他手刀锋最为人熟悉的就是貌似纷飞的清脆而连绵的吉他声。陈升这张唱片的吉他,显然就采用了刀锋流的弹法。而同样的,歌词中表达欢乐,表达对生命的热爱,表达春天的生长,这些也正是U2所擅长的。U2的那首《ONE》已经成为了英国年轻人的婚礼曲。

  随心所欲,是这张唱片的特点,更是超越了主流歌坛那些酥胸半露摇晃屁股的男女,和学黑人装大牌的HIP HOP 们的音乐罐头们最抢眼的一点。如此音乐的成绩是美好的——这是耐听的音乐,因为它永远不会重复,不重复别人,更不重复自己。这是真实的游走中的音乐。只有不停感受风景而改变的心态,不断随着距离和漂移的方向而改变的灵性。

  每个文艺青年都会做些梦——比如:去世界的尽头。

  哪里才是世界的尽头?在地球已经快被人类的足迹铺盖,在塑料袋已经布满喜马拉雅山脚,金属罐子和摄影镜头清洗过的所有美丽的地方,你还能用什么来流浪?

  不错,如陈升般,你可以用音乐,带着在心灵和脑海中不断生长的音乐去走。向着世界尽头,地图之外的乌托邦。那里的春天永远盛开,那里的风景永远甘甜。

  这些歌,与丽江有关

  乐评人说——

  《我爱贾苏切》这首歌既是整张专辑的起点,也是贯穿整张专辑的一个关键词。在后面很多歌中都有副歌出现。陈升在歌里表现出很随意的一面,吟唱方式和高音处的自由发挥都给人留下深刻印象。

  《丽江的春天》旋律最好的一曲。歌词被很多人斥为“俗”,起死回生的当然是陈升演唱的方式。对比起来更喜欢最后的合唱版,有莫名的快乐,有当地风情。

  《茶花》茶花是云南的象征,陈升像个充满好奇心的孩子,用他对茶花的喜爱以及他对茶花的独到理解,写下新的情歌。女声念白和飘渺的歌声交错时是最好听的部分。如果在酒吧之类的小场地听现场,《茶花》一定是不错的选择。

  陈升说——

  与方言有关

  “贾苏切”是陈升在丽江学到的一句当地话,他说,这是一种语末助词,有“归依”的意思。

  与慵懒有关

  陈升说,当他坐在四方街的石板凳上,看着旅行的人来来往往,就被这种生活打动了,而在旅馆门口,看着眼前的玉龙雪山时,他就在想,人是越活越虚弱,年轻的时候会很轻狂,妈的我什么东西没见过?但等你慢慢长大,你会越来越看到一些让你震惊的东西,你看着看着就会糊涂了。

  与普洱有关

  陈升说,这首歌很有茶香味,是他在丽江时一天夜里,喝着普洱茶写的一首歌。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发表评论

快捷回复: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488人围观)参与讨论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