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升网

陳昇·鄉土厚度

升网 9年前 ( 2010-10-29 ) 368 抢沙发

2013010772205833.jpg

陳昇一坐下,就以半撒野的語氣對泡茶師父說,“老師,快給我一杯吧!”由于專訪前半部仍有粉絲在旁圍觀,讓他簡短答了2題后,就忍不住用台語對助理說,“我現在很心不在焉!后面一直有人走來走去。”所幸在“清場”后,陳昇才專心的說了很多掏心話。(圖:星洲日報)

我以前訪問陳昇時,他是這樣的一副德性:從30多層高樓內往窗外的雙峰塔看,然後說,“好想知道從這裡跳下去是甚麼感覺?”不然就以饞嘴得要命的語氣說道,“你不覺得大馬的魚丸都很Q嗎?你試著把它往地下扔,然後再看看它能彈多高?”

所以,這次看陳昇坐在我面前,安靜的吃月餅品茶,並以正經得要命的口吻回答問題時,突然有點不習慣。40多歲的陳昇曾讓我“頭痛”,“經典之作”是弄哭一個很欣賞他的女記者。如今52歲的陳昇坐在我面前,說到甚麼年紀就該做甚麼樣的事,而我就此宣告,我比較喜歡“後50”的陳昇。

不寫是一種浪費


問陳昇現在出專輯,是因為他依然有很多話想說,還是已經成了一種習慣?他說,“我在早期的確有很多話想說,但現在卻不是了。”

他表示,現在是看到週遭有這麼多題材,不寫起來是一種浪費。“在寫的過程中,也反映出很多我自己想說的話。像我現在在茶藝館,我想的是,這裡到底有多少茶,茶的學問又是甚麼?但其實在寫的當兒,也反映出我和茶的關係。”

放不下親人和長輩


這個城市里的人都像一本厚厚的書,有著不同的故事。

問陳昇覺得自己是怎樣的一本書?旅遊書?散文?還是食譜?他深思片刻,然後表示,“就像是城市里的鄉土詩集吧!”

他說,就像是誠品書局的鄉土文學,不是很有學問,也不需要有多字正腔圓,但鄉土文學就是重要,而且有趣,“就像黃春明、吳念真等人,自成一格。”

他有本書叫《阿嬤,我回來了!》,問他怎麼形容親情?

“那是一種切割不掉的東西,也是必須花一生去解釋和證明的東西。”

陳昇新專輯里有首歌曲叫《拿起來,放下》,問他有甚麼是始終放不下的?他很認真的說道,“就是自己的親人和長輩。我前陣子和朋友談天,說到為長輩送終時,心裡很有感觸。我的父母年紀大了,如果他們開始生病,要常去醫院,但卻沒人照顧,那該怎麼辦?我不能不管啊!而人生就是有這麼多繁雜的事。”

於是,他前陣子就開玩笑跟兒子說,他會把自己照顧好,不會為兒子帶來麻煩。“我說,你就去飛翔、飛躍你的人生吧!我能給你最大的禮物,就是不牽絆你。如果你想看我們,甚麼時候得空,想來找我和夫人吧!我們不會太主動去牽絆你。”

那兒子聽了以後,作何反應呢?“他才20多歲,怎麼知道這麼多呢?他也沒甚麼人生經驗嘛,所以聽了以後,也沒做甚麼反應,就答說‘是哦!’難道你要他高興的說,‘哇!賺到’這樣嗎?”

跟兒子說這些話之際,他可也向太太說了貼心話?讓他馬上瞪大眼說,“幹嘛跟你說呢?我跟她說就好啦!”

他說,自己最想去宜蘭弄一塊農地,蓋個農舍種點東西自己吃。“然後也沒甚麼事好做了,就照顧好老人家吧,他們年紀都大了,人生在世,就先把這些事情做好吧!”

他最近都少喝酒,多喝茶吧?“嗯!以我的年齡來說,酒對我而言,是那麼的強烈。”

他表示,人就是這麼一回事,甚麼樣的年紀就做甚麼樣的事。“像開戰鬥機和噴射機的都是年輕小伙子,都沒有歐里桑(中年阿伯),因為那需要體力和敏銳度。但如果是駕太空梭則需要歐里桑,因為要有足夠的經驗和夠沉穩。”

他說,現在吃的和喝的也一樣。“現在我都少吃麻辣火鍋了。不是我這年紀該吃的東西。”

他再說,其實年齡也和交通工具成正比。“以前騎的是電單車,而且時速都超過100,現在要飆超過100時速,簡直是不可能的事。能慢慢的騎腳車,就已經很不錯了。”提到“慢活”,他表示,“甚麼年紀開甚麼車啊!而且油門不要踩到盡。有些人,年紀輕輕就開賓士、馬賽地,等他們有年紀了,還有甚麼車開呢?人生還有甚麼樂趣呢?”

後50跟自己相處


說得起勁了,他再舉說,男人有三壞。

“第一壞,就是年少得志,No Good。第二壞,就是中年轉業,No Good。至於第三壞,則是臨老入花叢。這個最不好,Too Bad。”

人過半百的他,人生還有甚麼可求?

“在來大馬之前,我去做了腸鏡和胃鏡的檢查,聽醫生的講解,再看我肚子里的相片,只覺得超奇特的。這些‘好朋友’,和我相處了50幾年,我以為它們已經出毛病,但他們很善待我,叫我怎樣可以不善待它們呢?”

他形容自己前50的人生,是忙於和別人相處。“現在後50的人生,則得學會花多一點時間,跟自己相處。像以前乾杯,是為了討好別人。但現在不是了,現在我會想,我為甚麼要這樣對自己呢?因為我自己也分不清楚,自己到底想不想乾這一杯。”

他說,就像回答問題一樣,答多了,他也搞不清楚自己答的是真是假。“你這樣問,我必須這樣回答嗎?還是我可以不回答呢?”

陳昇三不五時的“放炮”行徑,(像他指李宗盛是心在祖國的騙子、電影導演不是好男人等等。)是因為他愛批評,還是說話太隨興?

“我的創作都是多面向,都在批評。如果人生但求平靜、平穩,何苦去創作呢?寫作是極度不平靜的事,因為必須批評,表達很多不滿。如果看東西都很圓滿的話,那就沒甚麼好說的。”

他捧起桌上的茶杯說道,“如果這杯茶100分的話,我就沒必要去說它了。還能說甚麼呢?但如果是60分的話,那就有話說了。”

一直在玩的朋友

問起朋友這回事,陳昇說,比較長久的反而是以前一起做音樂的朋友。“有些玩音樂的朋友,一直到今天,還一起工作和錄音,交情都10幾20年了。反而是以前一起當兵的,出了社會以後線條不一樣,所以漸行漸遠。”他笑說,有時會怕朋友跟他借錢,所以還是別走得太近,畢竟他不是搞慈善事業的。“而新交的朋友,你又不懂他們在懷甚麼鬼胎。”

那以前的徒弟們呢?“金城武和劉若英啊?他們都比我還忙。”

他表示,兩人都處於事業的顛峰,忙到都放棄感情了。“你不覺得他們都沒有感情生活了嗎?我以前曾經是他們生活的一部份,但現在都進不去了。”

他說,只要金城武回台灣,都會打電話找他碰面。“他主動,我才敢見。而奶茶(劉若英)嘛!我們這10年來沒吃過一頓飯,但別人老覺得我們混在一起。事實上是,我根本找不到她哩!”

亂七八糟不容易

聊天會結束以後,阿管和張棟樑經紀人黎紓廷特地留下來跟陳昇打招呼,陳昇這時很鬼馬的湊近女助理耳旁說道,“這就是‘傳說中’的阿管。”然後還很“仙家”的說,他本來要為女助理和阿管拉紅線,怎知阿管現在“有了”。(昇哥,說話要說清楚一點啦!有了女友和“有了”差很遠好不好!)當大馬唱片公關表示,阿管最近升任作家,出了一本“亂七八糟”的散文書時,陳昇還煞有其事的順應說,“哇!能寫得‘亂七八糟’是多麼不容易啊!這種書我就寫不來。”

有趣的是,訪問期間,女助理一直側拍昇哥受訪的相片,正談著朋友課題的昇哥,突然指向她並揚聲說,“像她現在這樣偷拍我,就不懂有甚麼企圖?(昇哥,你家助理拍了以後幫你放上面子書啦!)結果女助理也很有趣的搭話說,“誰叫你到現在都不肯給我金城武的電話?我只要電話,不要你的錢啦!”讓昇哥饒有興味的說,“那你告訴我,你要了他的電話以後要幹嘛?”(接下來的對話下刪500字),讓筆者深深領會到,要當陳昇的助理,少一點能耐也不行!當初的奶茶(劉若英),原來也是這樣捱過來的。呵!

来源:星洲日報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发表评论

快捷回复: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368人围观)参与讨论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