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升网

陈升忆童年后花园 称更愿意当作家而不是歌星

升网 6年前 ( 2013-11-12 ) 344 抢沙发

近来明星图书又成为书市一大热点,并且都不约而同地开始怀旧,倪萍推出《姥姥语录》,陈升的《阿嬷 ,我回来了》也于日前上市,每一章均以牵牛花等花花草草起兴,记录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乡间风情画卷,在对琐碎小事的追忆中不乏别样的生活智慧和感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他说与自己的歌星身份相比,他更愿意“一辈子当一个写作的人”,接下来他还将写作阿公、阿爸等“家人四部曲”。


       更想当作家:歌词写不下就写书

  继首部爱情短篇集《风中的费洛蒙》之后,中国台湾著名音乐人陈升的散文集《阿嬷,我回来了》日前由接力出版社推出了简体中文版。《阿嬷,我回来了》去年在中国台湾出版后便登上了诚品书店畅销书第一名,与龙应台的《目送》等一并成为当年最受欢迎的文学散文之一。陈升表示,这是一部标准的慢活时代纪念读物,是要送给那些跟他一样不急着长大、在这个讲究效率的社会却想用自己的步调过活的人们,“每次都说我歌词写得太长,记不起来,这次歌词写不下的,就只好写成书了。”

  和其他艺人相比,陈升已经出版了很多书,但是他依然不满足,“我更愿意一辈子当一个写作的人,有机会给自己写墓碑的话,我一定暗示人家:这是一个写作的人,而不是歌星,我不需要这份阿婶阿妈都认识我的虚荣。”

      用阿嬷赚钱:将推出“家人四部曲”

  谈及为什么要写《阿嬷,我回来了》时,陈升说经常有出版社找他为新书作序,“找我写那些最放浪、最土的东西,譬如他们就让我给‘酒鬼诗人’布考斯基的作品写序,后来他们要出《佐贺的超级阿嬷》,又来找我,我写着写着就想,怎么阿嬷也可以拿来骗钱啊?这种柔柔的、暖暖的文字怎么能这么大卖?”由此也坚定了陈升拿阿嬷(奶奶)来赚钱的决心。

  与此前男女情爱作品不同的是,这部书中陈升首次描绘了童年的美好感人记忆,讲述了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家乡生活 。这本书也是陈升音乐作品的一种延续,阿嬷这个身影曾出现在陈升的许多歌里。在《一百万》里,阿嬷等着孙子赚一百万回来给她买新衣;在《阿春仔他阿嬷》里,阿嬷日日夜夜盼望着去南洋的阿公归来。唱过了这么多阿嬷,陈升觉得还不够,干脆把更多的阿嬷故事写成书。

  陈升透露,《阿嬷,我回来了》只是他“家人四部曲”的第一部,他计划用4本书记录4位家族长辈及家乡花草、鸟兽虫鱼及特产,再现童年的幸福生活 ,后面还有阿公、阿爸、阿母,每本书的角度都有不同。

      一花一世界:花草串起人生感悟

  陈升在彰化溪洲乡成长,上世纪六七十年代,那是个未开发的小农村,所以陈升小时候与阿嬷的相处,大多围绕着各种植物,《阿嬷,我回来了》就以21种花草起兴,包括油麻菜籽花、番薯花、槟榔树花、夜来香、木麻黄等,这些阿嬷、伙伴与植物交织而成的故事为读者呈现出一幅当时的乡间风情画卷。

  在陈升的笔下,每一种植物都串联起一些童年往事,代表着儿时的某一种情怀。比如艳红的扶桑花在陈升看来是女性狐媚的象征,中学时期的陈升喜欢着隔壁班女同学秀媛,“秀媛的妈妈是老师,老师的女儿都有点贵气。她总是安静地站在车子的前头,拿了本书在看的样子……上学的时候要摘一朵红艳的扶桑花,别在她轻柔的发际上,像海报日历上的那些女人那样。”所以当时的陈升总想着要赶紧毕业离开“乡下”,到外头去打拼赚钱,成功回来跟她结婚。

  晒谷场边上的凤凰花总让陈升想起阿嬷,上学时阿嬷总穿着绿衣服在凤凰花树下等他,“凤凰花暴怒地绽放着,映在西斜的阳光里,像着火的火把一般,非常不真实的。我感觉阿嬷就像慢慢地走在火焰里,这已经是我到南方去念书的第二个年头了。”陈升用兼具真实性与想象力的童年故事,将大家带回了那个岁月悠然,充满纯真淳朴乐趣的美好年代。

  内容节选

  1.我比较喜欢在吃完大锅饭之后,循着晚风跑到音乐教室那一头,去听兴安弹钢琴 。音乐教室在晚上会提供给资优的音乐生练习弹钢琴。我都假装拿着一本书,其实音乐教室外面的走廊灯光很暗,虫子又多,连假装在那边念书都很为难,但我怎么好意思进到只有兴安一个人在的音乐教室里?那年头,爱慕都是抽象而模糊的,“我喜欢你”这四个字 ,恐怕一辈子都说不出来。

  2.人们如果负担了很多别人的心事 ,应该不会快乐,而且偶尔还会忧愁。我想植物也是,我们家的桃树应该是负担了很多别人的心事 。

  3.我从来都没有想过,该如何跟只活在一天的牵牛花说再见,我也从来都没想过,该如何跟只活在昨天的我道别 。我永远都没有来得及跟昨天的我道别 ,我在旅行的路上认识了好些人,在我没有决定遗忘的时候,我依旧还是遗忘了他们的名字。

作者:记者/王法艳   来源:半岛网-半岛都市报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发表评论

快捷回复: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344人围观)参与讨论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