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升网

陳昇 跨年演唱會的仙人掌

升网 14年前 ( 2005-08-26 ) 264 抢沙发

每年年終百家爭鳴的跨年大拜拜愈來愈虛有其表,相形之下,陳昇算是這一天的異數。以他獨有的姿態,像一株仙人掌,開在跨年這一天的繁花俗草間,也在全年競爭激烈的演唱會市場裡,成功掌握了這一天要留下來聽陳昇的預期心理。

其實,人們難免懷疑玩世不恭的陳昇能否持續下去,一度,當他的臉失去節制快變成像賀一航,或是酒後頭被打花躺平下來,人們都以為大概陳昇準備在歌壇吹休止符了,但每年這一天,他總有辦法跳上舞台,開起演唱會,哼唱著屬於他的調調,與君同樂。

如果不是「魔鬼A春天」跨年演唱會CD清楚標示著1994—2004,稱不上對陳昇死忠的歌迷,很可能忽視了陳昇如馬拉松般的耐力,對死忠的歌迷而言,陳昇不論室內戶外演唱會,都有一股魅力,像磁鐵般牢牢吸引信徒,即使翻來覆去聽上十年仍像蠻牛活力充沛。

除了陳昇不羈的台風精神,一切來自他的作品配上演唱風格吧。從「魔鬼A春天」隨手聽來都是6、7分鐘Live版本慢慢回溯,我們從陳昇的歌,彷彿一起重溫那些如風的往事,隨陳昇一起傷逝,一起抒懷,一起異想,一起把玩。

尤其是早期的陳昇,植根於困頓的生活與萌芽的情感,無論「子夜二時,你做什麼」,或從「獵人與羔羊」轉接「然而」,我們都看到毫無修飾的純情,隨著時間加重它的成熟或化成虛無。「把悲傷留給自己」造就了陳昇市場的煙火,「鏡子」參透情愛深層糾葛,「蘑菇蘑菇」、「發條兔子」則是到了尋求突破接受不同曲風洗禮的時期。

陳昇創作最豐沛的時期,台灣歌壇也風華正盛,隨著曇花凋零,像陳昇這樣作曲具備悅耳旋律,填詞則有文采的才子型音樂人,也成了稀有品種。

陳昇在他的作品裡有寫手札的習慣,譬如:「92年,年35」,「1988冬,孩子一歲大」,很容易推算一些關於「成長」的數據,可以感受到身為創作者,如何從時間的長河與俗世的羈絆裡,維繫想像的自由與創作的空間,是多麼難為的工程。

如果沒有算錯的話,去年,47歲的陳昇寫的「汀州路的春天」,是中年男子對過往人生的感懷與無奈,悠揚的曲風裡,「屬於美麗的歌的記憶,都離開,都離開」,「屬於善良的記憶,都離開,都離開」,歲末年終這一天,特別耐人尋味。

陳昇再也回不去「20歲的眼淚」那個世界,那個時期的陳昇,令人想起劉若英/為愛癡狂,黃鶯鶯/我曾愛過一個男孩,陳淑樺/美麗與哀愁,暮然回首,如今陳昇也只能回頭去找「汀州路的春天」了。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发表评论

快捷回复: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264人围观)参与讨论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