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升网

这依然是个放肆而拥挤的乐园

升网 8年前 ( 2011-12-31 ) 458 抢沙发

陈升又奇迹般杀回来了。这位1988年出道的音乐人一直被几代的歌迷喜爱、尊敬,因为他的音乐实在太有趣了。与其他音乐人相比,他记录这个世界沉沦和轻浮的方式是那么独树一帜。而比独特音乐更难忘的,是那层深藏不乱的感动。转眼之间,陈升的流浪日记已翻到第23页。2011的主题是《家在北极村》。尽管很多人都很好奇这位老大哥什么时候会走到江郎才尽的一天,但他一年年终于有惊无险地化险为夷。新专辑继续晾晒着一些被岁月风干的智慧和悠扬,五颜六色的花朵丛中,那依然是一个放肆而拥挤的乐园。

旅行应该是一路平静的,如果太喜悦,很可能常常伴之意外。《家在北极村》语调比以往更加平缓,不知道陈升是想提携后辈,还是想增添自己音乐的娱乐度,他在新专辑里史无前例地创造了5首男女/男男的对唱曲。如果他打消这个念头的话,这张专辑的整体性也许会更强。有人抱怨他的音乐换汤不换药,但他每次胡乱抓的药材却是那么药效强劲,每每撕破了那干瘪无知的爱情。老男人不一定个个都能磨练成老革命。在23年的浪荡里,陈升却让自己的职业变成了凝视,凝视心坎的灯火,凝视风中的思念,凝视璀璨得好像失去了什么的昨天。

开篇一首是《加格达奇的夜车》,它把人一下子就带到了远方。陈升的视野不会只关注台北,似乎越远的地方,越能望到明亮的明天。陈升和他的好朋友左小祖咒对唱了这首歌。小左的邪气和老陈的热血肝胆相照,塑造了2011华语乐坛最刻骨铭心的男男对唱金曲。左小祖咒充满戏剧性的唱腔可谓一剂猛药,让升哥太正气的音乐忽然不那么四平八稳了。“就让我在夜空里发呆,想一想我究竟失去了什么”。陈升和郁可唯合唱了两首歌《月儿几时圆》和《家在北极村》,但后者的表现实在是平平而已。陈升的创作生涯可能再也超越不了19年前和刘佳慧合唱的那首经典男女对唱曲《北京一夜》。结尾,陈升最后还是和他的“老相好”刘若英合唱了一首《我曾爱过一个男孩》,感觉不再那么生离死别,很平静。《老情歌》的词是陈升和张悬共同创作的,它是献给一个个被时代唾弃的落幕英雄的挽歌。此刻,那架钢琴没有丝毫的抒情之意,它只想往更深的安静里按下去。“蹒跚又坚定”,又仿佛“从阴暗的幽谷走来”。3个月后,《爱情的枪》从左小祖咒的《庙会之旅Ⅱ》运到了宝岛,改装为陈升的一首新年之歌。《像父亲那样的人》暴露了陈升骨子里挥之不去的一种困惑,那是一个人在到了中年后依然苦苦思索的一个问题:

你为何一直无法深爱着他?

就这样,陈升唱得越来越语重心长,音乐是不是到最后都变成了一辆夜车,向着一望无际的伤悲或固执开去。至于开到哪个时节、哪个废墟都不重要。世界不重要,瞬间才重要。滚滚的思念中,陈升就是这样一个不知归途的司机。

作者:邱大立   来源:南方都市报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发表评论

快捷回复: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458人围观)参与讨论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