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升网

那一夜,我跟陈升大哥谈男人

升网 21年前 ( 1998-08-26 ) 588 抢沙发

沉默的夜,只有雨滴在屋外有一声没一声地偷偷响着。


从烟盒里抽出一根烟,抖抖地点上。

有好长的一段日子没有抽烟了。

烟,有些呛鼻,我开始轻微地咳嗽。

在晕黄的灯光下,烟袅袅地上升,思绪也随着烟影浮动。


旋开床头收音机的按钮,很意外地,听到陈升那首《关于男人》。

一下子,突然有一种想和陈升对谈有关于男人的话题。


1、男人,一个让人骄傲却也令人无奈的称呼。

如果一个人,到了被称为男人的时候,就意味着成熟,

但同时也意味着肩上多了一份或沉或轻的责任,

就要开始面对越来越多、越来越复杂的现实问题了。

很多时候,很多事,很多人,他们的无奈通常来自于骄傲。


2、有男人味,这显然是一个形容词。

常常会听到女生用这个词来形容自己欣赏的男人。

据我所知,男人之间,是不用这个词来互相形容的。

问起周边的女人,什么样的男人才是有男人味的,得到的答案各不相同,

但有一点是肯定的,小白脸肯定无缘男人味一词。

阿奔定义中的典型的有男人味的男人,

在外表上看,应该有点沧桑感,就连声音也要颇具磁性才行,

他们通常在冬天穿着一件价格不菲的皮衣,

总是将双手插在皮衣的口袋里,

嘴边叨着的烟,在黑暗中明明灭灭。

他们不爱发言,沉默得象那座大山,

仿佛只有盘在他脚下的那道清溪才能读出他心中那深藏着的故事。


3、陈升歌中写的男人显然就是他自己,

这里的他自己当然无法跟现实中的陈升一一对号入座,

但起码是他内心中真实的自我。

陈升在很多人的眼里,

就是一个热爱流浪、醉心于四处游荡的老嬉皮,

总是热衷于不断去探索和征服每一个未知的旅程,

然后用忧伤的口琴和不曲折的旋律,

去回味那些惊心动魄的不平凡时光。


4、中国有太多怀才不遇的人,而这群人中又以男人居大多数。

他们总是怪罪时代、社会将自己的才华隐没吞匿,

常常有一种生不逢时的苦闷,

也因此心安理得地沉醉沉沦沉迷于各色各样的平庸中。

他们在成为男人的最初阶段,也曾经很认真地挣扎了一阵,

但面对现实,终究失却了抵抗力,

象一个已经失去耻辱感的******,甘心着自己的堕落。


5、陈升说:男人喜欢思考,喜欢用脑子思考。

阿奔认为并不是每一个男人的脑子都够用来思考。

比女人少一条肋骨的男人,并不因为肉体上的包袱少,而显得更具智慧。

倒是男人们的撒谎水平不亚于女人,

而且确实是那些老练的男人,真的是睁着眼睛在说谎,

心不跳,脸不红,堂而皇之理直气壮不容置疑地说谎。

这样的男人,说谎的时候是聪明的,

但这种聪明并非来自于脑子,

而已经成了一种习惯,一种下意识的行为了。


6、男人是用土做的。

这一点,与我们并非同一个时代的贾宝玉早就看出来了。

女人主要由清清爽爽的水构成,

而男人的基本成份则是浊臭的泥土。

也因此,再坚强、再铁石心肠的男人,

遇上柔情似水的女子,也会融化。


7、男人通常都有率性和孩子气的一面,

哪怕是那些饱经沧桑的男人,

因为男人真的就是大一点的孩子。

孩子们快乐的源泉来自于多彩的玩具。

作家王蒙曾在长篇小说《活动变人形》中写到:

中国的孩子没有外国小孩那么多玩具,

通常只能玩玩泥巴和自己的小鸡鸡,很是悲哀。

男人虽然是大一点的孩子,但显然已经过了玩泥巴的年龄,

至于另一项玩具,玩法与小孩子们也大不相同。

男人虽然是孩子,但他们已经不需要玩具,

男人只依靠梦想在人生的道路上掌舵。

是的,没有玩具的孩子最落寞,

没有梦想的男人更悲哀。


8、关于男人的最爱,不知道你是否和陈升有同感,

阿奔是基本上同意陈升的看法的。

美酒是男人的爱物,除非你是一个很不男人的厌酒人。

女人,几乎是爱情的代名词,她是男人的温柔港湾,

不管多苦多累,在港湾中停留些许,会让疲惫与心酸风平浪静。

女人与爱情,对于男人来说,是生命中不可或缺的,

但绝对不是生命中的全部。

对于男人来说,生命更像是一个奋斗历程,

只有获胜才是终极目标。


和我对谈完毕的陈升,重新背起他的行囊,

行走在他的冒险历程中,

梦想中的草原,那片浓郁的花香,令他有些迷乱,

但那颗坚定的心,和不曾褪色的梦,

像是天边的北极星,为他清晰地指着方向。


雨声让夜更沉默。

那一枚香烟,在我结束了与陈升的谈话后知趣地熄灭,

只留下我孤独地思索着自己成长后该有的梦想。


附:

关于男人

作词:陈升 作曲:杨腾佑  

有时候我会欺瞒我自己 或者迷失在无谓的欢娱游戏中
有天我老去 在个陌生的地方
还要回味昨日冒险的旅程

其实我也经常讨厌我自己 或者我怪罪我生存的时代
努力的找理由 解释男人的驿动
也常常一个人躲藏起来

我听说男人是用土做的 身子里少了块骨头
他们用脑子来思考 有颗飘移的心
你知道男人是大一点的孩子 永远都管不了自己
张着眼睛来说谎 也心慌的哭泣
面对着不言不语的脸孔 谁也不知道男人是怎么了

漫漫的旅程路途还遥远 偶而也怀疑自己是否该向前
欲望的门已开 梦的草原没有尽头
梦里忧郁的花香飘浮在风中

你知道男人是用土做的 掉眼泪就融化一些
所以是残缺的躯体 没有绝对完美
你知道男人是大一点的孩子 永远都管不了自己
张着眼睛来说谎 也心慌的哭泣
面对着不言不语的脸孔 谁也不知道男人是怎么了

没有玩具的孩子最落寞 可是没有梦的男人是什么
欲望的门已开 梦的草原没有尽头
风里有些雨丝沾上了眼眸

告别的汽笛声轻轻的又响起了
生命的列车滑过了你心田
Wine, Woman and War 是男人的最爱
我只想静静的躺在你身边

漫漫的旅程终点在哪里 偶而也怀疑自己是否该向前
欲望的门已开 梦的草原没有尽头
梦里忧郁的花香飘浮在风中(作者:阿奔)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发表评论

快捷回复: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588人围观)参与讨论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