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升网

没有信仰,惟有幻想

升网 21年前 ( 1999-08-26 ) 756 抢沙发

记得第一次听到《北京一夜》的时候,很是疑惑,歌里满是苍凉记忆,意境里时空流转令人窒息。幻想着该是怎样一个率性男儿才能唱得如此绝色?由此而认识了陈升。

一直以来很喜欢陈升和他的歌。不管是如失魂般穿梭于世的《北京一夜》,苍茫无边的《路口》还是坦然如初的《风筝》无一不将陈升铮铮铁骨之气与沧桑离愁之哀贯穿始终,摄人心魄,勉于怀伤。他的歌,给予的总是太多的期许和太多的绝望。

正如他喜欢如同莫奈般幻知幻觉的画,记得他曾这样说:“视觉跟听觉中间,肯定有某些东西存在。也许是雕像。也许是记忆。或也许我们都不知道的某些事项。当画跟音乐同时发生的时候,会不会有某些异象……也许是记忆,也许什么都没有。”什么是属于他的记忆,是过往的痕迹,还是北京古老城墙边那块风化的瓦砖?或者,他的生活没有记忆才是最好的。

他可以因为旧伤成了左撇子,还可以在夜店被人用酒瓶砸伤头,更可以在记者面前大谈与老婆“一夜情”。嬉笑怒骂,无所顾及;他专注于自己的音乐,写满了他的情感,他的旅途,他对生命的疑惑。边走边看,边走边唱,生命的歌者亦不过如此。

陈升,一个流浪在成人世界里的大孩子,有着年少不知悔过的迟滞。无所谓有,无所谓没有。正如他在歌词所唱:我不害怕人生何其短,但是我恐惧一切将必要成空。当一切过往接受过时间的洗礼,剩下的,要么是一张面目全非的脸,要么灵魂轻盈流连于世。

而陈升独属他那种——没有信仰,惟有幻想。(文/吴子歆)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阅读
分享

发表评论

快捷回复: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756人围观)参与讨论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