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升网

听陈升《发条兔子》

升网 19年前 ( 2001-02-26 ) 1119 抢沙发

三点一刻了。
  记起在超市里看到的一种茶就叫做“三点一刻”,包装酷得让人心碎,当然,价格也贵得离谱。
  电脑前,还堆了许多稿没写,却听起了陈升。
   “She is gone, I am leaving in a house of missing you……”
   “But don’t talk to a dog at rainingdays…..”
  听到这里我看了一眼我的狗,今天倒是rainingday,不过谁要和它讲话。
  如果不是为了工作,谁又愿意在午夜时分还这样清醒呢?
  
   “一天早晨,格里高尔.萨姆沙从不安的睡梦中醒来,发现自己躺在床上变成了一只巨大的甲虫。”
  卡夫卡的《变形记》看过已经有几年了,却常常在早晨醒来的第一缕思维中跳出这个句子。然后摸摸自己的脸,还好,还没变。
  这首歌好有意思:“才想说当你走在无人深夜的街上,不要被发了狂的青蛙吓到,守候在昏黄烛光后的那只眼,是个吉普赛的算命婆婆,你把口袋里的钞票统统给我,坐下来摸摸这水晶球,竟然说我今生,应该是个兔子,不知道你来人间做什么~~~~~~~~”
  有陈升那么胖的兔子吗?
   “一天早晨,我从不安的睡梦中醒来,发现自己躺在床上变成了一只巨大的兔子。”
  咦,不错,这个想法不错。
  
  如果我变成兔子,应该怎么样去上班?天气预报说明天有雨,那我可以纵容自己打车,我走出小区门口的时候,居委会的老大娘不会再拦住我说些注意安全找男朋友一定要有房养狗无益健康这些老生常谈了,想像着一群正在讨论早市上的黄瓜降价的老头老太突然看到一只人形的兔子在向他们走来,哇,这种感觉真好。
  
  然后我在一片尖叫声中走到街上,伸手,或者说是伸爪拦了一辆出租车,我希望会是一辆一元六角的富康车,都变成兔子就不必担心钱包受伤了。(其实这其间也没有什么必然联系。)打开车门我希望遇到一个风度翩翩又极富幽默感的司机,他看着我微笑着说:“是去彩电中心,还是动物园?”我很神秘得一笑,用手指一指前方,“天竺”。
  不对,要严肃一点,都变成兔子了还大话西游,我应该说:“和平街北口。”
  然后双手托腮向窗外作沉思状,真是酷呆了。
  
  路边骑车的小妹妹把脸趴过来,惊喜得说:是兔巴哥噢~~~~~
  下车时司机仍然绅士得来替我开车门,死活不肯收钱。
  
  我窃笑着从写字楼的转门转进去,不忘从保安那里拿今天的报纸。那个天天在楼道里唱“你在我心中实在美”的保安呆在那里,成了一座雕像。
  只当是穿了一件不太合身的时装,我笑盈盈得走进公司,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开始一天的生活。平时最怕走进这闷惜惜的地方,没有人真正在这里,流动的东西只有杯子里的水和时针上的时光,没有谁真正注意谁。
  可是今天不一样了~~~~~~
  我已经听到窗外的警报声了,在四周的一片混乱中,我的心却是出奇的平静,一个熟悉的旋律从巨大的力量中分离出来,笼罩了我整个的听觉:
   “我一定是吃了太多的萝卜,才有一张毛绒绒的脸孔。。。。。。”
  
  兔子被抓走了。
  兔子躺在试验病室的病床上,做手术的医生取出的是一个发条。
  哈哈,英俊的医生乐得弯了腰,一个发条,哈哈,一个发条,一只发条兔子。
  被取走了发条的兔子流着眼泪,“我到底哪里犯了错,还给我今天出门的脸孔,谁希罕兔子的容颜,你这样跳一跳,就像只青蛙,你那样跳一跳,就像只兔子。。。。。。”
  
   “三点一刻,兔子从不安的睡梦中醒来,发现自己躺在床上变成了一个人类。”
  没有什么好奇怪的,她坐在电脑前,准备开始一天的工作,张开左手,却发现自己握着一个陌生的发条。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发表评论

快捷回复: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1119人围观)参与讨论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