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关于升歌的文章

陈升:你黄粱一梦已快五十

陈升:你黄粱一梦已快五十

写在前面:     最早听到阿升的这张Ep是一衣小姐在虾米音乐上推荐的,那已经是数个礼拜之前的事了。一衣小姐给我推荐时的兴奋在她的言词中已经显而易见。          陈升:你黄粱一梦已快五十   文/三木          我一直很想写写升哥,但是一直迟迟不敢动笔。时间久了,我也就渐渐把仅有的一...
2008继续听陈升的几个理由

2008继续听陈升的几个理由

他喜欢私奔,喜欢一个人鬼混,喜欢一个人旅行,然后在归途中告诉我们一个个平淡而温暖的故事。2008,听完陈楚生后,再来听陈升。(文/邱大立)在内地,可以看到陈升演唱会的机会不多。究竟是什么原因,谁也不知道。究竟他触动了我们心底的哪根筋,我们已忘了去追究。30岁才出版第一张专辑,这三十而立的双手注明了他...
谈谈陈升的一些歌

谈谈陈升的一些歌

1.龙舞:这歌的旋律高亢又有些蜿蜒起伏,听起来有种怀旧的感觉。编曲、配器一流。再看看歌词,真是觉得有些愚弄众生的感觉,说不出来是喜是悲。2.VIENEN:描写一个水性杨花女子的心理需求。旋律忧郁,歌词略有些带说教,但总体把握不错,作品是否是对她的同情及社会的控诉?3.马兰姑娘:想要走近她,却在无意中...
关于陈升

关于陈升

如果用繁體字來寫陳昇的名字,「昇」字上還有一個象徵性的「日」,仿彿他的音樂和他的人都因此生動起來,聽陳昇的歌就好像有太陽的感覺。陳昇的聲線和他的音樂感度一'樣,鬆馳而簡單,直接而坦白,於是他的情歌就會有一種與生俱來的柔,他的搖滾也會在自由的吶喊中十萬分的舒暢。他從不否認生活中的失意,但作為男...
听华颜唱歌

听华颜唱歌

前些年每过故乡的一大乐事是找华颜吃喝聊天,间中总少不了听她唱歌。听华颜唱歌也就成了我过境时必定的享受节目。   当然是在家里对卡拉ok唱的,我向来极恶人声吵杂的花钱场所,也因为空气不流通的地方呆久一点便容易呼吸紧逼。此外,在家可以随意“乱乱”坐在地上,种种舒服方便;然而说到底了,听她唱歌还是第一大要...
陈升:我不能成为伟人 但有些东西要坚持

陈升:我不能成为伟人 但有些东西要坚持

陈升称自己是民谣活化石[提要] 陈升曾经说过“我是民谣活化石”,他承认自己老了,却仍如孩子般任性。他一个人旅行,走到哪里写到哪里。他说,虽然我不会成为伟人,但还是有一些东西可以坚持……写在前面的话——50岁的男人掌纹里全是漂泊 逃避老的办法之一,就是去听陈升的歌。这个被誉为“民谣活化石”的台湾歌手,...
辨认着“桂花陈”的芬芳,细数岁月沧桑

辨认着“桂花陈”的芬芳,细数岁月沧桑

与陈升邂逅,是几年前的中秋节,我刚到北京不久。几个外乡人蜷缩蜗居,把酒乡愁,听歌纵情。很快,啤酒告罄,而醉意迟迟不来。一哥们儿去小卖部买来果酒“桂花陈”。  开瓶倒酒,继续交杯换盏。录音机里一个陌生的男声慵懒地低吟浅唱。“……不要像顽皮的孩子,老说为我唱情歌;常常我一个人在夜里,担心迷失我自己;而原...
在午后的时光听陈升

在午后的时光听陈升

很多好东西都是岁月沉淀堆积而来的。在午后的时光听陈升就是一种体验。记忆里,初相见他就已是那样漫不经心,台湾岛嗜酒的浪荡子,一张风雨剥蚀的田埂乡村面孔,不但老实巴交,而且是个烟枪,他的派头就是没有派头,十足一位与普罗大众和谐一体的下里巴人,好像从侯孝贤与杨德昌电影里的过客,在酒肆闹市的街头与胶片背道而...
陈升:我不是走穴歌手 没有时间到内地削钱

陈升:我不是走穴歌手 没有时间到内地削钱

愤怒和年纪有什么关系?你要愤怒,90岁也可以愤啊!是谁规定什么年纪不能愤?  走进陈升在台北市光复南路上的新乐园音乐工作室,看到他正在笔记本前欣赏自己在青岛拍的相片。出了点小故障,陈升毫不掩饰地对着笔记本大骂。  这个男人已经快50岁了,依然像个孩子一样任性。  他除了照例举办跨年演唱会,还发行了新...
海豚先生老了,你还愿意陪他上山下海吗?

海豚先生老了,你还愿意陪他上山下海吗?

感谢xiejun0713(陈默之升)友情提供!是的,都什么年代了,有谁还会听陈升的歌呢?孩子,回到现实好吗?这一年,就在我们都厌倦了唱片公司包装下千篇一律的流行歌,以为只能等到跨年演唱会才能听到海豚先生陈升的消息时,他毅然带我们去到了天蓝地阔的、星空下的绿岛,提前带着我们游山玩水去圆他一生中对灯塔的...
陈升--自由而孤独的蓝色微笑

陈升--自由而孤独的蓝色微笑

一直想好好的写写陈升,一直不敢写陈升.因为现在的我心是那么浮躁,眼睛看到什么都是空的.怎么跟得上他沉静自由的思绪.繁华的都市里,如果连一分钟的孤独都不想承受,又如何能爱上他孤独并微笑,宁愿不断后退而回头时眼里令人心惊的深情?   所以说到陈升时难以用到流行这个词.唯一算是流行过的是那首<把...
愈是日久,愈显芳醇

愈是日久,愈显芳醇

已经忘了是什么时候第一次听到陈升;已经忘了第一次听见他的,究竟是《把悲伤留给自己》还是《北京一夜》;已经忘了自己对这个有点“肥肚肚”的可爱男人的最初印象— —      最初的印象,也许常因一个名叫“陈星”的男人而被弄得混淆不清。大约是十年前,一首《流浪歌》像如今的《两只蝴蝶》或《老鼠爱大米》般...
陈升牌梨花

陈升牌梨花

这是一段青春,他走过我们的大街小巷,我们以为他从来没有离开。其实是因为我们都走得太久,地球还真是圆的。             啊白色的野菊花---塔里的男孩      听这首歌是在陈升比较晚的一张专辑里,还是听不清楚他在唱什么。听他的歌有两个很容易疏忽,歌名是什么,歌词是什么,总之听他的歌人会变得...
陈升:我喜欢私奔和我自己

陈升:我喜欢私奔和我自己

再见陈昇,四目相对3秒钟他指着我,“上次在录音棚见过。”惊叹于他的记忆力,躲在沙发座上偷笑的他,那样子,好像得意地说——别看我头发都白了,我可不蠢。  这就是陈昇。喜欢穿肥大的棉质裤子、喜欢光脚穿大拖鞋、喜欢青山绿水、喜欢喝酒,习惯说话的时候慢条斯理,回答问题的时候总想讲故事。偶尔无厘头一番,然后会...
一路情歌 不是沧桑

一路情歌 不是沧桑

为陈升歌友会而写 文/孙孟晋这个男人,越老越有味道。他是一个让世界上有情者拥有情怀的人,他的歌不造作,也从来没有失败的灰暗。世界上最珍贵的动物是永远在寒风里敞开的,老天给了他爱的勇气,他就把温暖当作了礼物。醉了的人生是绝对忘了疼痛的,我相信能写出《恨情歌》的人,即使是浪子也会把情偿还,然后去别处浪迹...
夜升人静时,轻语呢喃,不成调。

夜升人静时,轻语呢喃,不成调。

因为《为爱痴狂》认识刘若英,又因为刘若英无意中知道了升哥,再然后听到一首首感觉非常棒的私房歌。 自己听歌,听的是一种心情,最近痴迷进升哥构造的世界,往往同一首歌,被我一遍遍翻来覆去的听着,体会每首歌字句间不一样的感受。或许是升哥的“真”和我所认识的一个人很神似,听着升哥的歌,看着升哥上的节目,往往有...
我曾暗恋的男人

我曾暗恋的男人

已经很久没有念想起这个人了,他的名字,他的星座,他喜欢的音乐,他旅行过留下的文字…            他喜欢海豚,喜欢蓝色 喜欢大海,喜欢穿短裤、人字拖鞋在湿漉漉的青石地板上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