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关于内页文字的文章

蓝月亮 - 《丽江的春天》内页文字

蓝月亮 - 《丽江的春天》内页文字

“满月的时候,我们就该喝点酒。”   “不满月的时候,我们也该喝点酒的呀!”跟在后面的家伙抗议似的嚷嚷着。   “那我们今天就更有道理要找点酒来喝喝了。”一伙人停住了脚。巷弄里几只杂种狗躲在弯延的石板路上观望着。   古城的石板路磨的光滑,映照着月光果真像一百年前那个叫希尔顿的英国人说的那样,石板都...
茶花 - 《丽江的春天》内页文字

茶花 - 《丽江的春天》内页文字

阿才店门口的那摊毛绒绒的肉团,在这样子六月的暑热天里仍然是一动也不动的杵在火炉底下,火炉上面是一锅热滚滚的油,通常用来炸些台式的鸡卷、排骨,杂七杂八说不出名堂但肯定是用来中风的油腻食物。早些年你在餐桌角上堆着的饭渣骨头,那只叫金刚的狗总会走过来就批乞涎式的望着…。熟客人就就着桌沿把那摊杂渣推给那毛绒...
香格里最后的肉燥面 - 《丽江的春天》内页文字

香格里最后的肉燥面 - 《丽江的春天》内页文字

炉火暖暖的烧着,他说在这种高度水煮到八十六度就滚着了,果然不一回,壶里的水就呜咽叫了起来。“香格里拉一定要在很高很高的地方就是了。”年纪最小的女孩象是发问着也象是结语。“不的呀!桃花源的柳暗花明又一村不也是一个香格里拉嘛…听起来就是在小桥亭台流水似的平地上的呀!”高原的空气稀薄,分明也让人对想象起事...
白旗鱼 潮来潮去 - 《丽江的春天》内页文字

白旗鱼 潮来潮去 - 《丽江的春天》内页文字

几个人在那个风景好极了的湾里看着潮来又潮去…一脸痘子的家伙就一路嘀咕着。“都路过那个小镇了也没见着一条大黑鲔鱼”想是无力去跟他解释,黑鲔鱼也不是每天都会被捞上岸的东西,就这样直直的望着那一望无边的蓝看(专辑里真的写着“看”….手打者注)。看久了就恍惚的感觉这蓝里似乎还有些其他色泽的成份,是更接近乳白...
61号省道 - 《丽江的春天》内页文字

61号省道 - 《丽江的春天》内页文字

这里的风似乎是永远无日无夜的吹着,他在想是不是应该在下一个路口转弯的,只是这原本是条圳的路。笔直的四条线道,落落的往六十一号省道去,而且不见的尽头该是个港口什么的。他索性的停了车,不远处的西施,笑盈盈的在她的玻璃房里招着手。白晰晰的乳房几乎要挤出她的领口来了。“你外公的爸爸就在日本警察的催促下,心不...
存档的心事 - 《丽江的春天》内页文字

存档的心事 - 《丽江的春天》内页文字

她发了一通简讯给我说“我昨天睡到一半,思考到一件事情,本来起来要写,但起来就忘了…。”看完了简讯,他还愣在那儿,心想这类的事情如果需要归类存档的话,应该是要放在欢乐区,还是悲伤区?还是得索性就扔在资源回收桶里。就在那个夜里,一伙人去了不远处的店,吧台介绍了一样新进的酒,贼贼的说这大概是最接近法律边缘...
小阿姨 - 《丽江的春天》内页文字

小阿姨 - 《丽江的春天》内页文字

这里的风总是无日无夜的吹着…。那个外婆常背着他在那边散步的池塘,早就被填满种了些钢铁垃圾在上面。记忆中的桐树花倒是零落的散得到处都是,这里总是无日无夜的刮着风从他有记忆的时候就这样,长不起高大的树木。只有老人般欠着腰身,树干就着季风纠结的象麻花似的的桐树花,还吃力的顶着一点点的天,桐树花象道围篱般的...
拉市海的虹彩 - 《丽江的春天》内页文字

拉市海的虹彩 - 《丽江的春天》内页文字

雨停了,屋后斜坡上的麻子丛里,窜出了一群狗来。带头的那只黑白相间的颜色分明象极了那几只散落在海子边草坝上的乳牛。这草上的动物连那赶着牛群的老妇,都有三辈子时间似的,每个人都尽量的把动作放得极慢极慢…雨,说停了,也不全停了就是…只是,东一块西一块的在硕大的海子,草坝上轻巧的移动着…那远些的,直落落的从...
那些跟青春记忆有关的美 - 《丽江的春天》内页文字

那些跟青春记忆有关的美 - 《丽江的春天》内页文字

才听闻街的那头还残留着迈可波顿的歌声,一转进这巷弄里来就又忘了身在何方了。春天的阳光晒得人懒洋洋的,小镇在二千四百米的高原盆地上,猜想是什么季节天气的变异应该都不会很大。“你大概也不会去想下一步要往哪里去吧?”走在春阳里就一路的在心里嘀咕着,干嘛去问人家那样的问题,就好似年轻的,青春的日子都该有些远...
地球上最快的小孩 - 《丽江的春天》内页文字

地球上最快的小孩 - 《丽江的春天》内页文字

庄头的阿添仔大伯用三轮车改装的娃娃车在圳沟上坡时就停住慢了下来,几个幼稚班小娃娃吓得从铁栏杆里探出头来,远远的望去好象挂在高高的枝梗上的莲雾,只不过这些莲雾头每个脸上都挂着两串蚵仔似的粘糊糊的鼻涕。我认识他的时候,他是四年某一个班的班长,我们都在糖厂入口转角的理发店,理了个一样的西瓜头。我想他家境应...
航班116 - 《丽江的春天》内页文字

航班116 - 《丽江的春天》内页文字

“航班有那么多,为什么就执意要用116这个数字呀?” 屋子里的问他,他皱了皱眉头,自己也陷入思索这个问题的困境。 只记得这份音乐是七、八年前做的,最原始的录音资料早扔了,当年的团员也有好些人早忙自己的事情去了。 “最早录在资料上的原唱,就这样不住的低吟,航班116航班116…为什么这样唱就不清楚了。...
  • 1
  • 共 1 页